雨後觀山 靜夜... / 沈紹功經驗 / 沈紹功教授臨牀經驗匯講(5)韓學傑博士主...

分享

   

沈紹功教授臨牀經驗匯講(5)韓學傑博士主講

2011-06-22  雨後觀山 ...

辯證精確(虛證)

        辯證總綱表裏、寒熱、虛實、陰陽。

       這裏邊表裏又分外感病和內傷病這兩大分類方法。外感是一個病,內傷是一個病。寒熱虛實這個很關鍵,辨不清寒熱,不好用藥;分不清虛實,也不好用藥。總而簡 之,表徵,關鍵是分清寒熱,你給它分清風寒和風熱;裏證指的是內傷病,主要分清虛實,當然陰陽更是總綱了,所以八綱裏面主要抓住前面的六綱。

       第二,辯證的基礎是臟腑、經絡、氣血和病因這四個辯證,尤其是臟腑對辯證起關鍵的指導作用。外感病裏面就六經辯證,衞氣營血辯證和三焦,但關鍵就是分清風 寒風熱,我在論治裏面給你講。但是辯證很難,為什麼難呢?辯證主要靠四診來收集資料,但四診收集的臨證資料,有很大的隨意性,怎麼隨意了呢?除了舌像脈搏 以外,這問診、望診、聞診就隨意性很大。這病人的心態,就想和你醫生啊,讓他重視給他看病,所以順杆爬。比如説你問他頭痛嗎?其實不太痛,他為了照顧你面 子,哎,有點痛。凡在問診裏面,有點痛的,不論任何人,一律不相信,別以為他蠢,這個隨意性很大。他為了照顧你醫生啊,醫生呢也急於求成,為了把陽性的資 料,一點就不得其一,抓住一點就不得其一,這隨意性都很大。這個問診裏面呀,傳統的十問,但我關鍵提醒大家,問兩個口,這是很關鍵,十問別的都很次要。與 臨牀療效有關的,辯證有關的“兩個口”。一口就是上口,就問他飲食吃飯,凡是病人吃飯不好的,你影響藥物的吸收,開的藥辯證藥很巧妙,療效受影響,它吸收 不好,所以第一問問飲食問。納呆不好的,很多病人都納呆,分兩類。第一類就是苔膩的,一看舌苔膩的,叫濕阻中焦,開胃口,用温膽湯。二類就是舌苔薄白,也 胃口不好,這一類的就胃陰不足,用養胃湯。我看病很快,三分鐘一個病人,100多個病人,學生抄方也沒那麼磨蹭,首先就抓住了舌苔,你們在座的好多人和我 抄過方,這個辯證的關鍵抓住一“問口”,問他食慾。苔膩苔薄要分清楚,苔膩裏面温膽湯,苔薄裏面養胃湯,苔膩裏面關鍵的藥就是蒲公英和萊菔子,苔薄的裏面 養胃湯裏面,兩個關鍵的藥一個是蘆根一個是烏梅。第一口問食慾,第二口問兩便。下口就是肛門,問大便和小便,尤其是大便,這個便很重要啊!人的排泄排毒, 就是靠便。便有兩類,第一類溏薄的,那是脾虛,用香砂六君子湯;第二類是大便乾的,就用幾個關鍵的藥,老年人就用白菊花和當歸,兩個配起來叫增液行舟。另 外加上潤腸的藥,比如草決明,用全瓜蔞,用桃仁,給他潤腸通便,等於排毒呀!一般排毒不用制軍。另外製軍裏面雙重成分,大黃素能通便,鞣酸是使大便乾結 的,所以用生大黃來通大便,前3天大便排的很好,3天后更便祕,所以不用大黃來給他排便,用生大黃來給他瀉熱,瀉熱用制大黃,用不着後下,瀉熱是很好的一 個功能。這是便幹很關鍵。便溏用香砂六君子湯,裏面最關鍵的藥就是白扁豆。但是總的來講呢,臨證資料有很大的隨意性。十問裏面抓住兩個口,這直接和療效很 有關係。證候分類原來叫辨證分型,現在改出來,92年以後改成證候分類,不叫證型了,簡稱證類。證類有好多主觀性,往往主觀裏面定幾個類,到臨牀去套去。 比如冠心病,中醫也辨幾個類型,西學中的也辨幾個類型,然後到臨牀套,可惜呀病人得病非常複雜,你定了六型,它還有七型,還有交叉,主觀的定性和臨牀的實 際脱鈎很大,這樣怎麼能準呢?這是辯證的第二個難度。所以辯證重要,但是要辨準了,很困難。怎麼辦呢?我們這幾十年搞了一個單元組合的辨證分類法。

       一、虛證分四類定五位

       什麼叫分四類呀?四個單元,就氣血陰陽四個虛。而且這裏邊呢首先把舌脈作為金指標,放在首位。舌和脈,中醫的四診裏面,最能看得見摸得着的就是舌和脈,但 傳統的中醫都把這個疏忽了,都放在了最後,一上來就主症兼症,最後才舌脈,這是本末倒置。舌脈是一針見血,一目瞭然的,你放在了最後,你不是本末倒置嗎? 所以我們主張舌脈作為金標準,往前面放,尤其是舌。原來古人講:“舍證從脈”。什麼意思呢?就是證和脈矛盾了,以脈為主。臨牀好多病是沒有證啊,你怎麼弄 啊?而且中醫還有優勢。比如乙肝,對不對?乙肝沒有證候表現,小三陽大三陽,西醫沒辦法,花了很多錢,轉陰很少。中已有辦法,但沒有證,你通過什麼來辨? 就靠舌脈,更通過舌,來給他辨。所以舌和脈很關鍵,你能不放到以一位嗎?所以我們在四類虛證分類的時候,第一把舌脈放在首位。古人講:“舍證從脈”。我們 主張:“舍證從舌”。舌苔更可靠,一目瞭然,所以這個分類跟傳統不一樣。傳統主症兼症舌脈,我們舌脈加主症,但主症必須要簡化,要單一,這個類型必有的, 別的類型沒有的。你比如説頭痛,那就麻煩了,各個類型都會頭痛呀!肝陽上亢,頭痛;水不涵木,頭痛;痰濁中阻,頭痛;中氣下陷,也會頭痛。你抓個頭痛你分 類就分不清了!交叉了,複雜了,所以主症必須要單一,要簡化,抓一個主症。根據這麼幾個思路,把四個大類,就氣血陰陽四個型給它分清楚了。

      你比如説,氣虛,苔薄白,舌質淡,脈沉細,氣短促(就是氣短),這個舌脈和一個主症,就組成了這個病人就是虛症。虛證裏面就是氣虛,氣虛證。

       血虛,舌質淡,脈細數,面色晄白,這個舌脈和主症就組成了血虛證。

       苔淨,質紅,脈細數,五心煩熱,那這個就是陰虛證。

       苔薄白,舌質淡,體胖,氣虛光淡不胖,陽虛是淡而胖,脈也是沉細的,跟氣虛一樣,它突出表現,尺脈軟弱,加上形寒、怕冷,就定為了陽虛。

       這四個虛就弄清楚,不會混雜,更不會交叉,舌脈加上主症,就虛類裏面抓住四類證類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個辨五位,五個臟腑,用一個症給它定位叫定五位。

       心的,就心悸;肝的,就脅痛,但脅痛要廣,脅脹脅滿都屬於脅痛範圍;脾,就便溏肢厥;肺,咳喘;腎,辨為腰痠,腰痠也廣,腰軟腰痛腰發涼,都屬於腰痛範圍。把五臟的主症固定好。

       四類和五位定位好了以後,你臨牀上隨便組合。心病單元根據臨牀實際有一個算一個,都能組合,這就辯證就準了。按照我們中醫基礎理論這個教材,這虛證的分類 很多很複雜,你越分越糊塗,分不清。我們上了這個當啊,57年進上海中醫藥大學,高考進去,很高興,熱愛中醫,要學,最後快畢業了,一個感冒治不了,就一 個辯證弄不準,這為什麼?教書先生叫儒醫,講理論,不管別的,著書立説;看病的醫生叫時醫,光憑療效,沒有理論,療效好,療效突出。我們上過當呀!跟着教 書先生學了一套理論,腦子背呀,湯頭歌訣360首,背得很好,一號脈糊塗了!究竟什麼病呀?究竟虛在哪呀?上面糊塗,結果我總結了,不能糊塗,中醫糊塗能 有療效嗎?要整明白。整明白怎麼了?在中醫理論指導下,要進行簡化,要符合臨牀。這一套虛證的辯證,講起來很容易,實際上在臨牀上絕對合拍。你比如這個病 人來了,先告訴你:“哎呀,大夫我這兩天心慌。”你首先想到病在心臟,對不對?第二個症狀:“哎呀!我氣短了,走路就走不動。”一看舌苔是博白的,舌質是 淡的,脈沉細的,這就是心氣虛呀!對不對?你跑不了,後面對上補心氣的藥,準了,藥對好了,這就叫辨證論治,肯定會有效。號脈的時候,你別胡思亂想,病人 告訴你了,你腦子已經走了,想到屬於哪一類?這病人還告訴你:“我這兩天吃飯不好。”你看舌苔博白的又膩,你就想到這裏面還有痰濁呀!當然痰濁我後面講實 證的時候給你介紹,應該虛實夾雜呀!虛和虛也可以混雜,你比如診斷心氣虛,診斷脾氣虛,更不得腎氣虛,你管不了它,它都能有啊,當然你不怕,臨牀上有一個 算一個,後面對上藥,這療效就有了。你比如再給你舉個例子:病人説:“這兩天特別疲勞,疲乏、氣短、腰痛、怕冷。”一看舌苔薄白的,舌質淡的,脈沉細,尺 部又比較弱的,腦子馬上就出來了,心腎兩需。補心的藥,補腎的藥,不就管用了嗎?所以臨牀這一套辦法,單元組合的辨證分類法,一個準一個快。臨牀不在於時 間漫長,有些老中醫和病人聊呀,從國內聊到國際,對不對?從政治聊到經濟,聊啊聊,病人一看給我聊了兩個小時,很滿意。來我這看病就三分鐘,後來我給你説 都跑到這個,寧可不聊兩個小時,頭還痛,血壓還是高,你給我三分鐘,血壓下來了。這一套怎麼來?我不保守,就把我幾十年辨證快而且實用的方法告訴你。第 二,我附帶給你説,那裏面加了特殊的藥,特別醫生,幹中醫絕對不能胡思亂想,那離開中醫理論,那不行。我寫的《方略論》,04年非典的時候,哪也不去 了,10個月,把《方略論》題早寫完了。那裏面有好多巧妙的辦法,但必須得引經去解決,説明我在繼成的基礎上創新了,別人就無能為力無話可説了。你看王永 炎院士給我寫的序言,寫的很強,這是臨牀家的一番心血啊!我並不保守,你比如心氣虛,氣虛絕對常規的用藥都想到。黃芪、黨蔘、對不對?炒白朮、茯苓都能想 到,而且我們這個單位很難,在基層用一般常規的補氣藥無效,跑你最高學府來了,原來那套不變肯定無效,不可能沒氣藥,底下無效到你這有效了,這就想絕招。 怎麼想絕招呢?我給你舉個例子,這個氣虛,除了黨蔘、黃芪、白朮以外,還有三個特殊的藥。

       第一個,仙鶴草。你可以用嗎,內科大夫仙鶴草止血。仙鶴草,皖上叫脱力草,山茶樹倒着的時候(給山茶樹鬆土的意思)很累,在田邊拔一把脱力草就仙鶴草,煮 水一喝,漲氣力,這個民間的補氣藥,絕對強心補氣,心氣虛的病人,冠心病,氣短病人吃點脱力草,管用啊。脱力草,補氣,絕對補心氣,別人想不到用,你用不 就提高療效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個扁豆,白扁豆。原來我們家用的扁豆衣,扁豆外殼,用5g。那現在藥房也懶了,沒有扁豆衣,那就用10-15g的白扁豆來代替扁豆衣。

       還有一個藥就棉根,就棉花根用30g。明顯補氣,你辯證準了,你後面還有這些特殊的藥,在中醫理論指導下,不是胡思亂想,別的醫生考慮不到,你能考慮用了,對不對?這樣不就療效提高了嗎?準了,用了藥很簡單,保證療效。

       再舉個例子:這個陽虛,陽虛都用附子、肉桂、仙矛、仙靈脾。大家謹慎,現在有一派,就是温陽派,專用附子,你可別上當呀!第一,附子有毒,你炮製不好,烏 頭鹼絕對中毒,所以你要用附子,必須先煎半個小時,因為煎了半個小時之後,烏頭鹼破壞了,那療效還有,一定要謹慎。10多年前,北京就沒炮製好,因為烏頭 鹼沒炮製好,中毒。病人輕的,嘴麻;重的,嘴張不開來,甚至於呼吸困難,這表現很明顯。86年我在鄭州開會,西醫,中西醫結合的學會,開了一個基礎理論的 研討會。我中醫過去了,一個老中醫,一個我年輕的中醫。就上海有個專家專門搞屍體解剖的,他就解剖了,腎炎的病人都要用金匱腎氣丸、越婢湯,裏面就是附 子、肉桂呀。他死了21例不是22例做了屍檢,用了附子肉桂以後,發現他的腎臟就像咱們吃的鮮荔枝,鮮的荔枝就白色透明的那個小的,就萎縮到這個程度。他 就提醒我們附子肉桂不一定是好藥。後來我想到為什麼不是好藥呢?它的温燥,我下面治療時給你講,腎的功能寓水與火,你温了火你燒了水,力量不平衡了,所以 有副作用。所以温陽的藥,你金匱腎氣盡量少用。

       用什麼特殊藥呢?第一個鹿角霜。鹿角熬了膠以後,剩那個骨頭渣子叫鹿角霜啊,這温陽呀。

       第二,蛇牀子。內科大夫想不到蛇牀子,另外蛇牀子止癢,蛇牀子温補相當好。

       第三個,用補骨脂,補骨脂又叫破故紙。底下我將論治巧明天,這些都要介紹給你,用特殊的藥。

       這一部分虛證聽明白了沒有?虛證是一個重大的項目。俗話講:“內傷雜病,十之八九是虛證。”這話一點不假,尤其當今社會,競爭那麼激烈,玩命的賺錢,腦子 複雜,虛證就更多了。還有一句俗話“十男九虛”也不假。好多大老闆,大官,一號脈,腎脈摸不着,就尺脈摸不着,虛呀!很多呀,所以虛證是個大課題,這麼大 的課題,給我們這套單元組合就分清楚了,保證療效。這個清楚不清楚?

辯證精確(實證一)

       實邪犯病,主要有八邪,即淫、痰、飲、濕、滯、瘀、食、蟲。

       (一)六淫,風、寒、暑、濕、燥、火。六淫裏面以風、寒、火三個為重點。

       1,風邪,分外風和內風。

       外風呢,就我們説的外感實病的總綱。要鑑別風寒和風熱。這治外感病的總綱就是外風,主要鑑別好風寒和風熱。怎麼鑑別呢?有四條。

      (1)就是舌脈。舌苔薄白,脈浮緊,為風寒;苔薄黃,脈浮數,為風熱。也是金標準。先看苔、脈,鑑別風寒和風熱,這很關鍵,這外感病一看,這個舌苔脈搏就把風寒和風熱鑑別了。

      (2)是看寒熱。寒重的,熱輕的,就是怕風,那就是風寒。發熱高的,39度以上的,發熱重,怕冷輕,僅僅怕風,那就是風熱。

      (3)就是看疼痛。頭痛,關節痛的就是風寒。咽痛,嗓子痛的就是風熱。

      (4)就是看咳喘。書上講呀,咳痰分寒熱,根據顏色,因為它不是,為什麼呢?白粘痰,很白的,你給他温肺的藥,他痰出不了了,甚至憋得喘了。反過來呢?你 給他用清肺的藥,痰白了,咳喘就輕了。所以臨證時期分肺寒肺熱不在於痰的顏色,而在痰的質量。痰濁不在色,在質。稀薄的甭管你寒、黃白那就是風寒。稠粘 的,不管你黃白,那就是風熱。

       下邊還要講痰,這個痰在實證裏是個關鍵。當然我現在講的有形的痰,肺裏的痰。中醫更重要的還是無形的痰。所以外感病爭了2000多年了,一派傷寒,一派温 病,爭論不休。温病講你傷寒不全,你重點在於寒,你略於熱,因為清代流行病呀,真正寒的少了,真正熱的多了,所以温病應該補充你傷寒對風熱的弱點。傷寒説 你多此一舉,温病應該在傷寒六經裏就包括了。哎呀!打官司。寫了幾百幾千本書,後來我就給他和稀泥了。你們爭了都沒用,純理論,一切從臨牀出發,臨牀見到 風熱那就辛涼解表,臨牀見到風寒那就辛温解表。你還爭什麼?爭了老半天都是紙上談兵,白費功夫。病人是個風熱,你還用傷寒來治,那不出事嗎?病人明明是風 寒,你非要拿温病來治,不是胡來嗎?我都給你們和稀泥了,你們都有長處,對外感病立了功了,都別爭論不休了,一切從臨牀出發,所以外感病我下面講,臨牀論 治還有好多竅門。你比如咱們非典來了,04年非典,當時非典,我沒有看過非典,但第一線的醫生告訴我,非典的病人高燒不退,有個特點苔膩,是不是?後來就 知道苔膩呀,我們搞中醫腎虧了,自己的長處不發揮,光跟着西醫短處走,西醫有兩大短處。第一碰到神經,它自己也神經了,治不了,B12、谷維素,一大堆神 經弄不了。對不對?比如有個病,低燒,婦女低燒啊,各種檢查都正常了,它沒辦法了,編個名叫什麼?神經性發熱。一見神經西醫沒辦法了,用抗生素退不了熱, 結果怎麼辦?它沒辦法了。它非典自己講了,是個病毒,對不對?我們不懂病毒呀,你們西醫自己講是冠狀病毒,你用什麼呀?你沒有抗病毒藥呀!用了大量的抗生 素,那不是誤治嗎?抗生素能抗病毒嗎?你抗病毒沒這個藥,你老老實實,我不行,另請高明吧!你不實事求是非要誤治,病人花好幾十萬,都完了,死得多,活的 少,活的以後有後遺症,肺纖維化了,股骨頭壞死,你這不是誤治嗎?還假模假樣專家,病毒專家,你沒有抗病毒藥,像中國足球隊一樣,研究來研究去,錢拿得不 少,最後這個臭腳,你踢不進去,吹什麼呀?他失去了科學家的聲譽呀!但廣州的鐘南山,這是個專家,人家學了中醫,兩年中醫,人家用了中藥,給中醫長志氣 呀!世界衞生組織調查了,肯定中藥有效。所以廣州死亡率低呀。人家學了中醫,用了中醫,不逞能。覺得中醫投降,腎虧了,為什麼?腦子就想着病毒,後期知道 了,八個推薦的藥,非典後期,清開靈,醒腦靜,安宮牛黃丸,都是苦寒的藥。那不是犯錯誤嗎?苦寒藥抗病毒是能夠抗,但對濕有好處嗎?濕就怕涼啊!對不對? 潮濕不出太陽永遠潮濕,一出太陽濕氣就去了。你光顧着病毒顧着熱,你疏忽了濕呀,中醫講濕熱最難治了,尤其是濕邪粘稠,反覆性大,怕涼。你就忘了祖先啊, 薛生白,清代的,專門寫了個《濕熱篇》,專門處理濕和熱的矛盾。燥濕對熱不好,苦寒對濕不好處,人家祖先給我們定了《濕熱篇》,都怎麼告的,分利三焦。記 得嗎?三仁湯。上焦杏仁,中焦寇仁,下焦薏苡仁,分利三焦,處理濕熱。這樣把自己的長處不弄。清代濕熱病很多呀,所以薛生白這個老中醫寫了十多篇專門來談 怎麼處理濕和熱之間的矛盾。你不學,把自己的長處丟了,跟着西醫跑,抗病毒,抗病毒,抗老半天病毒沒抗了,濕熱更重。你不是瞎掰嗎?非典的後期,假如早期 用的話,麻煩了,人家一個結論,中醫抗非典也不行,怨不怨?中醫是行的,你搞中醫的人不行了,你腎虧了,對不對?所以要堅持中醫的辨證,很有法寶呀!當然 我只能紙上談兵,對不對?好多辨證的方子都是我師兄,級別很高,我和他也談了一番,但我説我紙上談兵。當年我也想着三仁湯,但我不敢去,一看夏天,穿六件 隔離衣,我最怕熱,差點把我熱死了!我給他治好一個危症,那肯定好多危症病人找我啊!政治任務呀,我不能名聲出大了!算了算了,我不逞能了,我回家,寫我 的《方略論》。我講了我師兄,對不對?在這個問題就説明中醫的辨證的奧妙。這次甲流來了,對不對?又腦子想到了流感病毒,你沒有想到秋燥啊,對不對?抗流 感行嗎?加上潤肺的藥,對不對?我現在不摻乎,上次禽流感,好多老中醫腦子發熱,出一個家傳的祕方,治療禽流感,我説可悲可笑,你們家不是中醫,給雞看病 的,是個獸醫,你可別腦子發熱呀!

       現在講內風,風要分內外,內風裏面實際上就是肝風。

       肝風它主症有六個。六個主症,眩暈、麻木、震顫、抽搐、強直和昏迷。臨牀上六個主症不要全見呀,就算見一個,你腦子裏就要想到這是內風,就是肝風。然後根據舌脈分類,分三類。

       舌紅脈弦的叫肝陽化風,要平肝熄風。舌苔黃,質絳,脈弦數的是熱極生風。

       肝陽化風裏面主要有兩個藥:一個是夏枯草,夏枯草不是用底下的根,用夏枯草的頭。假如有的地方混的話,你就寫夏枯球,就用頭了,平肝熄風。第二個就是天 麻,前面都有主症見一個或是見兩個,一看舌是紅的,脈是弦的就是肝陽化風,平肝熄風。主要的藥就是夏枯球和天麻。

       六個主症見苔黃舌絳的,脈弦數的就是熱極生風。熱極生風主要的藥也是兩個:一個用黃連,雞爪黃連;二是用羚羊粉,0.6g的羚羊粉。

       第三個,舌淡脈細,血虛動風,這是個虛風。血虛動風就是六個主症見這個舌和脈那就是血虛動風。裏面主要也兩個藥:一個就是阿膠珠,還一個就是桑椹(桑樹上 的果實叫桑椹)。這樣第一個外邪裏面的淫,淫裏面三個,第一個是風,第二個是寒,第三個是火。風就分內外。

       2、寒邪-也分內外。外寒即風寒;內寒即陽虛證。

       外寒兼外燥,外寒兼什麼外燥呢?就是口、鼻、咽、苔乾燥,加上乾咳就定外燥。風寒兼了外燥就是醫書上就叫涼燥。

       外寒就是風寒加上怕風、出汗,那就是表虛證。

       風寒浸入了筋骨,關節疼痛那就是寒痹。痹證裏邊的寒痹以痛為主。

       外寒直浸腸胃出現腹痛,吐利,四肢不温就叫中寒,或叫太陰證。六經裏面的太陰證。就是風寒,還有這四個見證,就是涼燥、表虛、寒痹和太陰證。

       涼燥最好的藥就蘆根,最好用鮮蘆根;表虛最好的藥就黃芪,生黃芪呀;寒痹最好的藥就桂枝;太陰證最好的藥就是山藥-淮山藥。這是外寒。

       內寒就是我們剛才講的陽虛,這四個虛證裏面的陽虛,或者叫虛寒證。

       陽虛裏面最好用的藥就是仙靈脾,絕對不要用附子、肉桂,但仙靈脾的量要控制,用5g。因為仙靈脾很輕,像葉片一樣,用多了病人不好熬藥;第二仙靈脾有個特殊的味,羊羶味,用多了之後病人喝藥很羶,所以仙靈脾用5g。這個寒,中寒。

       3,火邪-也分內外。

       外熱即風熱;內火應辯虛實並注意生風動血。虛火同陰虛相關;實火以盛生證,苔黃質紅,脈像數實為主。

       火也分內外。但中醫習慣不叫外火叫外熱,外熱呢等於風熱,表熱就是風熱剛才講的四個鑑別。外感見了我剛才講的外燥,那就叫温燥,温燥啊。

        外熱加了外濕,外濕什麼表現呢?就是下午發熱,汗出不解;出汗了,但熱不退叫汗出不解;頭重如裹,舌苔薄膩,脈浮數,這就是上焦濕熱;加脈澀。在暑天,那就叫暑濕。上焦濕熱主要還要用三仁湯,給它上中下三焦分利。暑濕就要加青蒿、荷葉。

       內火就是虛熱、虛火,也就是陽虛,四個虛證講的陽虛。

       內火還有實火。舌頭的主症,苔黃、質紅、脈數實,加上主症就熱盛。這個熱盛呢就八個部位,有八個表現。

       第一,心火。就上面的舌苔脈象加上口瘡、口苦、心煩,就定位心火,實火裏的心火。心火主要的藥是車前草,通過利尿清心;另外心和小腸相表裏,車前草導熱從小便而出。

       第二,肝火。這要症狀,脅滿、易怒、目赤,加上剛才的舌苔脈搏,就是肝火。肝火主要的藥,原來就用龍膽草,現在龍膽草引起了好大的風波,就龍膽瀉肝丸,把 龍膽草捲進去了,所以對龍膽草有恐懼了,所以就改成生梔子。其實龍膽草更不是很毒,但龍膽草有個毛病,就是苦寒傷胃。它能清肝火,但傷胃。這龍膽瀉肝丸的 中毒,絕對不在龍膽草,龍膽草是輔助,它主要在木通。木通有兩類,其中一類是有毒的,毒性出在那個方面,沒選好藥種。

       第三,脾熱。中醫叫脾不叫脾火叫脾熱。它的主要症狀就是消谷善飢、弄舌不定。這等於一部分的消渴病。這裏面主要的藥就是生薏苡仁,清脾熱。

       第四,肺火。主要症狀就是粘痰、鼻幹、鼻出血。肺火主要的藥就是黃芩。

       第五,胃火。胃火主要症狀就是口渴引飲、牙齦腫痛。瀉胃火主要的好藥就是治軍,制大黃。這個我現在給你講的一個藥就是特殊藥,在常規用藥能解決這些火都沒問題,萬一解決不了,你就用我這個特殊的藥,中藥很巧妙,藥加一個就管用,變一個分量就管用。

       第六,小腸火。主要症狀就是尿頻、尿急、尿痛。等於膀胱濕熱證。這裏面主要巧妙的藥就是石葦。

       第七,大腸火。主要症狀就是熱結旁流、肛門灼熱。熱結旁流就變出來的便像羊糞疙瘩,另外還有水分,肛門很熱,這時用一個特殊的藥就是馬齒莧,馬齒莧30g。

       第八,膀胱熱。膀胱不叫火叫膀胱熱,就是淋濁癃閉。中醫講的淋濁那面積比較廣,所以中醫的病名容易出問題。怎麼出問題呢?它淋濁不包括性病,裏面中醫講的 五淋,對不對?膏淋、石淋、血淋等五淋。你想用中醫病名寫診斷,很麻煩。通過一個事,很早了,深圳剛開放,有一個先生是個官員,到深圳出差去了,東北的官 員,深圳潮濕呀,又熱,他不適應。實際上就那個泌尿系感染,就膀胱熱,尿頻、尿急、尿痛,最後呢有火。回來了以後,醫生疏忽了,給他寫了什麼病名呢?淋 病,休息一週。當我一看呀,哎呀,這個官員在那不老實。老婆和他吵了,你究竟在那幹了什麼?犯了淋病。實際上得的熱淋,對不對?你不就寫泌尿系感染不就完 了嗎?就要寫中醫病名。中醫病名呀,有特色,絕對沒優勢,這是大腸火。加上舌苔脈象就是實火的定位。膀胱熱最主要的藥就是白花蛇舌草,關鍵量要大,白花蛇 舌草30g。淫裏面我講了三個,別的都是次要的,風寒火三個最主要的。

       (二)痰濁;分兩類。狹義者貯留肺臟。

       分類:1、寒痰;2、熱痰;3燥痰;4濕痰。

       廣義者流竄全身,“脾胃生痰之源”,六個主症,五個定位。

       痰濁,就是實證裏面很主要的邪。這個痰濁最後分兩類,叫有形的痰和無形的痰。其實不對。有形的痰在肺,肺為貯痰之器。如今的痰在全身,在脾,脾為生痰之 源。一個有形,一個無形。韓博昨天不是和你講了沒有,她十多年前當我的碩士生時候就研究痰,她發現無形的痰和脂質代謝紊亂有直接的關係,看得見摸得着。血 脂高了,用中醫的祛痰藥,脂質高糾正過來了,有形無形的痰證解除了,所以出現了這麼一個情況,所以我們把它改了,不用有形的痰和無形的痰,無形的痰也有 形,就把它改成狹義的痰和廣義的痰。狹義的痰主要在肺,肺為貯痰之器。它主要的主症有三個,咳嗽、咳痰和喉鳴。分四類,寒熱燥濕。

       寒痰,這個痰清稀泡沫。你看我們這裏頭沒有加顏色。辯痰的寒熱再説一遍,不在色在質,清稀泡沫。內寒,怕冷,苔白,這就是寒痰。寒痰用什麼藥呢?主要一個要就白芥子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個熱痰。主要症狀就是,稠粘有塊,煩渴,苔黃。裏面主要的特殊藥就葶藶子,葶藶子這個藥注意呀,它通便,生葶藶子即能祛熱痰又能通便,假如大便不好的病人,葶藶子炒了,通便的作用就沒有了,光祛熱痰。

       第三燥痰。主要症狀就是,嗆咯帶血,咽乾舌燥。燥痰裏面主要的藥就是北沙蔘,不是南沙蔘是北沙蔘。南沙蔘單純的止咳不祛痰,北沙蔘貴一點,又止咳又祛痰。

       第四濕痰。主要症狀就是痰多易咯,苔膩納呆。濕痰的主要藥就是萊菔子。這是在肺的痰,過去講有形之痰,現在改為狹義的痰。

       廣義的痰,過去叫無形的談。它的症狀有六個:苔膩、脈滑、頭重、胸悶、口粘、納呆。這六個主症裏面主要看苔膩,但見一症便是,其它五個症不必悉俱。臨牀上 病人苔膩,那就是廣義的流痰,用祛痰的藥會有效。跟我炒方的人都知道,見到廣義的痰應該用温膽湯。啊,論治的時候我還給大家介紹了,温膽湯很便宜,但是很 有效,專門針對廣義的流痰。廣義的流痰要取得療效的關鍵就是要化舌苔。舌苔化了,就能管用。

       除這六個症之外,還有五個定位。

       (1),痰迷心竅。主要除了六個症之外,還有眩暈、心悸、癲癇狂、中風和昏迷。六個主症加上我自己的定位症,你給它分類就是痰迷心竅。重要的藥物就是膽南 星。千萬不要用生南星,生南行毒性很大,弄不好病人就要抽風,用膽汁制過的這個南星。第二個就是天竺黃。第一個定位痰迷心竅。

       (2),痰停少陽。寒熱往來,脅滿易堵,喉如骨鯁,(就是梅核氣)。這裏面特殊的藥就是柴胡和黃芩。剛才講了,這寒熱往來,就低燒的病人西醫沒辦法,就給它診斷為神經性發熱。檢查指標是正常的,而且這樣的低燒用中醫治療效果很好。

       我給你舉兩個例子。

       一個例子,北京自然博物館的副館長,是個女性,當時40多歲。她就低燒,平時低燒37.4度,尤其到來月經前後到38度、38.5度,整整半年。在天壇醫 院,北京那個天壇醫院,她靠近那兒。反覆給用西藥,用了大量的抗生素,輸液,都用了,就是降不下來。後來呢,當時我還在廣安門,到廣安門來看病。我主要辨 她就是苔膩。她苔膩呀,就用了小柴胡湯,我這怎麼奇怪了?張仲景不是有個熱入血室嗎?是不是?有這個嗎?啊,熱入血室,小柴胡湯主之。她這個體温平常低, 來月經時稍高了,這不就是張仲景講熱入血室,傷經脈了,就用小柴胡湯,但它裏面沒用半夏,太燥。小柴胡湯裏面給它加了兩個藥,一個扶正,所以我沒給她用黨 參,給她用了西洋參;第二個給她加了茵陳。茵陳退熱,茵陳也利濕呀!我講治療的時候要告訴你論治巧配呀!茵陳是退膩的退舌苔的好藥。通過我個人做這個,千 方百計退舌苔,對不對?第一步就三竹輪換,第二個就加茵陳、澤瀉,很簡單。也就這九個藥,吃了兩天了,突然不燒了。她自己不相信呀!然後到醫院量體温也不 燒了。一個禮拜就好了。哎呀!天壇醫院説:“神了!”説你這個病還是靠中醫治好的。西醫折騰半年,也沒用,花了不少錢。當年,小柴胡湯九個藥,當年我記得 不是三毛就是五毛,治大病呀!那我趕緊把這個方子抄下來,管什麼用啊?你再用低燒病人沒有辯證退不了。你下去老老實實給我們中醫敬個禮,鞠個躬,我們教 你。那為什麼我講這個病例。

       另外一個病例,在海軍醫院的,是個小孩,是女孩,反正不到18歲。怎麼個小孩呢?這裏破了。破了以後呢傷口不癒合,然後低燒不退,38度以內。一個月,所 有的抗生素都換了,沒用。因為她白細胞不高啊,她就低呀,你用抗生素沒用啊,5000以內,結果呢,這麼低的一個病人給她輸液,輸液以後液體漏到外面了, 血管又壞死了,不是火上添油嘛!當時我弟弟還在東面當院長,他也沒着了,把我請去了,晚上到的海軍醫院。我一看病人的關鍵,舌苔不膩,舌苔不膩呀!薄的, 孩子心慌氣短,無精打采,就睡覺。我就給她開了一個什麼方?補中益氣湯。他們西醫的大夫理解不了,我弟弟理解不了,説:“這麼重的病人,20天高燒,這個 38度,退不下來,你怎麼用補中益氣湯來温呢?而且補中益氣湯還加了桂枝、白芍。”為什麼?調和營衞呀!百思不得其解,這裏面真糊塗,中醫有個治則:“叫 甘温除大熱”。海軍醫院特別感謝我,説醫療事故啊,病人就鬧啊。燒退了病人皆大歡心,出院了。當然海軍醫院也受了損失,住院費減免了。對不對?病人高興, 燒也退了。中醫只要辯證不光治不了急診,也能治呀,發燒的病人同樣能治呀!當然必須得辯證。所以舉了這兩個例子能讓你知道,哎呀,沈老師一加小柴胡能退寒 熱往來。什麼情病都用小柴胡湯,關鍵看舌苔,苔膩的一般用小柴胡湯有效,苔薄的,用小柴胡湯也不行,對不對?

       還遇到一個病人,他為什麼呢?發熱之後,手心腳心發熱,加上心煩,這樣的病人你用補中益氣湯不行,就小柴胡湯也不行。應該用什麼藥啊?知柏地黃湯。關鍵在 知母、黃柏,這是好藥,你看知母黃柏沒有滋陰的藥,但降相火。對不對?中醫講火不有君火有相火嗎?有龍雷之火嗎?把上面上逼得相火降到底下,水火平衡,中 醫的巧妙,能退啊。臨牀低燒是西醫的難題中醫的優勢,但你一定要辯證,我辯證的要害都給你講了。苔膩的用小柴胡湯,苔薄的用補中益氣湯,手腳心發熱的,苔 淨的用知柏地黃湯。你可試試呀,不是百發百中,當然提高療效機遇還是比較高的。這強調寒熱往來,痰停少陽。

       (3)痰濁中阻。

       這六個主症以後,胸滿,痞滿,嘈雜不清,肢體沉重,這個定位就定在中焦了,中焦裏面肯定用温膽湯。對不對?六個藥,竹茹、枳殼、雲苓、陳皮、石菖蒲、鬱 金。為什麼選這六個藥?我明天講論治巧配再告訴你。但是痰阻中焦還要加兩個藥:第一個就萊菔子,15g的萊菔子;第二就丹蔘,30g的丹蔘。為什麼加萊菔 子呢?就把温膽湯祛痰引到中焦。萊菔子走脾胃的藥,到中焦,而且萊菔子祛痰的效果特別好。為什麼加丹蔘呢?那中醫講痰和瘀是一體的,有痰必有瘀,有瘀必有 痰,祛痰藥裏面加上化瘀的藥,會提高療效;反過來,你化瘀的藥裏面加上祛痰的藥,它療效就提高了。化瘀藥的代表就是丹蔘,一味丹蔘功同四物,化痰藥裏的代 表就是萊菔子。記着我這個竅門呀,這個提高療效,你別看一味藥,療效大不一樣,你加不加丹蔘給痰阻中焦療效是不一樣的。

 

辯證精確(實證二)

       (4)痰竄經絡。主要病種,瘰癧、痰核、陰疽、流注。這西醫也沒辦法,這是體外結核。結核不長在肺上長在淋巴。這是體外結核,它也沒辦法。這個痰竄經絡加 兩個什麼藥呢?第一個就地龍,透絡,把絡裏面的痰透出來。但用地龍你要注意了,這地龍治過敏治哮喘,有些病人吃地龍喘得更厲害了。為什麼?地龍是異性蛋 白,能抗過敏也能治過敏。這個分量,你怎麼掌握?就用西醫的辦法,吃藥以前,給他胳膊伸出來,給他劃一道,西醫就叫劃痕實驗,劃過之後,哪怕起紅條了儘量 不用;劃過之後,你沒有起紅條,你就放心用。用地龍一定要掌握這個竅門。否則可致敏呀!不光脱敏,還能致敏。第二,經絡裏的痰,必須加個動力,給它推出 來。一邊剔絡,蟲類剔絡。這個比活絡力量更大,這個化瘀和絡,這個剔絡就用地龍。還可以用土鱉蟲,但我一般用地龍。第三個,經絡裏面的痰很難過,必須有動 力給它推出來。經絡裏面的痰用什麼動力呢?用一個補氣藥就是生黃芪。黃芪有兩種,一種是炙黃芪,就蜜制的;一種生黃芪。但是黃芪呢,生黃芪作用和蜜炙黃芪 作用一樣,也能補氣,補中益氣生黃芪力量大。但黃芪還固表託毒,蜜炙以後,這兩個作用沒有了,減輕了,光補氣了。蜜炙以後有很大的弊端。加蜜了,對不對? 有好多病人就不能加蜜呀!有補氣作用,沒有託毒,沒有固表了,所以一般不用蜜黃芪,都用生黃芪。這個痰竄經絡,加地龍加生黃芪,生黃芪的力量可以大,可用 到30g。

       (5)痰阻四肢。這要症狀就是麻木、偏癱。這除了温膽湯以外,再加桂枝和雞血藤。這個痰要重視呀!我們明天講論治的時候,八個邪裏面痰是很主要的一個邪, 而且往往給疏忽了,重瘀輕痰。把瘀研究得很透徹,文章很多,多少年了,就重瘀輕痰。其實現在痰比瘀啊更多了,更重要,不是有形無形了,改成狹義的肺痰,廣 義的流痰。有主症有定位,這個聽明白了沒有?聽明白我給你講的特殊的藥。明天講論治裏面還有很多巧配,巧妙的配合,提高療效。

       (三)水飲:多為局部之邪。分溢飲、支飲、懸飲和痰飲。

       水飲,是個局部的邪,比較侷限。它和脾胃的關係特別密切,因為它水飲挺的部位不一樣,分成了四類。

       (1)溢飲,它主要停在肌膚。表現就是水腫,上肢和下肢水腫。這個特殊的藥用的就是澤蘭。澤蘭,內科大夫很少能想得到,婦科大夫用於治療閉經了用澤蘭。現在澤蘭化瘀退腫還能利水,而且比較安全,澤蘭沒有什麼副作用。

       (2)支飲,它停在膈上。主要症狀就是咳喘難卧。這個特殊藥就是葶藶子。

       (3)懸飲,它挺於胸脅。主要症狀就是脅脹引痛。它的特殊藥就是用徐長卿。徐長卿啊,這內科大夫很少用,徐長卿很安全,止痛效果特別好,有的癌症癌痛用徐長卿有一定的療效。

       (4)痰飲,停於腸胃。主要症狀就是腸鳴、納呆。裏面特殊藥就是用大腹皮。大腹皮,就是檳榔外面的皮,既能消食,又能去脹。大腹皮比檳榔安全,檳榔有成癮性,檳榔吃久了有像抽煙一樣,大腹皮比較安全。

       (四)濕邪:這裏的濕邪主要指的是內濕,大多熱化而稱濕熱證。內濕大多停於中下焦。

       濕邪呀,這裏的濕邪主要指的是內濕。外濕已經講了,上焦濕熱。這裏講的濕邪,主要指內濕。內濕的特點,絕大多數熱化,病人濕温或者叫濕熱。濕熱,大多數是 濕熱化,轉成濕温或者濕熱。少數的寒化,轉成寒濕。為什麼?大多數停在中焦,所以叫中焦濕熱,或者叫脾胃濕熱,或者叫肝膽濕熱,都是一回事,所以濕熱定的 部位在中焦。濕熱如果停在下焦,那麼就叫下焦濕熱,大腸濕熱,膀胱濕熱,或者也叫肝膽濕熱,這幾個叫法都一樣。祛除濕邪,一定要調整好濕和熱的矛盾。另外 寒濕無所謂,祛寒的藥都比較温燥,對濕影響很小,但對濕熱影響很大。剛才我講了,清熱的時候你不必過於苦寒,過於苦寒的藥,你比如説龍膽草、秦皮、苦蔘, 這些藥是苦寒藥,對熱有利但對濕不利,你要避免用。用對濕不影響,對熱有好處的藥是什麼呢?蒲公英、生梔子、白花蛇舌草、連翹、野菊花這一類的藥。清熱, 但不利濕,更不傷胃,有些還能健胃,像蒲公英就能健胃呀。祛濕的時候,絕對不能用温燥的藥,温燥能祛濕,但温燥助熱呀!哪個温燥藥?蒼朮、厚朴、半夏,這 些温燥藥都不用。對濕有好處,對熱不利。加上什麼藥呢?要潤燥的藥,利濕的藥,加生薏苡仁、車前草、白扁豆、桑白皮,這些藥能利濕祛濕,當然不助熱。處理 濕熱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則,就要分利三焦。分利三焦啊,上焦用杏仁,中焦用寇仁或砂仁,下焦用薏苡仁。薏苡仁必須用生薏苡仁,炒了,它利濕作用就減弱了,所 以用生薏苡仁。濕邪呀是八邪裏面最難處理的邪,另外濕性稠粘,反覆性大很不好處理,尤其夾熱,更不好處理。但掌握這幾個原則一般處理濕邪比較有效。

       學生提問;

       (1)沈老師,我小孩有8歲了,患病毒性心肌炎,中藥吃了好長時間了,留下低熱,熱度在37.5-39度之間,燒了一個多月了,但他就是胸悶。8歲小孩,平時體質很好。

       病毒性心肌炎,西醫沒辦法。因為它是一個病毒,它本來就難,因為心律失常,西醫治療心律失常它無能為力。這個快速性的心律失常,現在這個西藥啊,治心律失 常還可以,可惜它的治療量和中毒量太接近,弄不好你出來的心率失常比原來的還嚴重。慢性的心率失常,緩慢性的心律失常它現在沒辦法,出了一個新的觀點,也 就啊Q觀點,説什麼觀點呢?緩慢性的心律失常是對心臟的保護,所以用不着處理。明白意思吧?它無能為力,病毒也無能為力,心律失常無能為力。正好心肌炎是 兩大主症,加上發燒,更退不了燒了。你可以用什麼呢?第一,用茵陳後下,茵陳必須得後下。因為它裏面起作用的是茵陳素,怕熱,後下可用10-15g。還應 當用一些退虛熱的藥,比如銀柴胡、地骨皮,要退熱這部分。抗病毒這部分呢?必須得扶正!不能腦子裏你光想着清熱解毒抗病毒不行。加上扶正裏面主要就是黃 芪,可以適當加些板藍根、金銀花,這第二個組成,解決病毒。第三控制心率,你可以用川芎、石葦、黃連、苦蔘,再給加點三七粉,小孩子給他加三克三七粉衝着 服,可以試一試。因為痰證呀,最困難。因為我一生中,中醫開方子最主要的就是舌苔和脈搏,你們講不清,我也沒號上脈。

       我這孩子條件好,他吃得比較好,他愛吃零食,特胖,但舌苔不厚。

       啊,營養過剩,營養過剩裏面給加萊菔子、生山楂。

       (2)沈老師,我有個問題,我的奶奶現在90多了,她一發病就是胃酸多、燒心、返酸。有時吃點氣滯胃痛沖劑,好像有點效。制酸劑無效,她舌質淡,苔比較 淨,脈弦長有力,大便乾燥。我認為是脾胃弱,給她開點沙蔘、麥冬、黃精、天花粉、蒲公英之類有點效果,但不理想,請問老師怎麼能提高療效?

       像這個情況,採取兩個措施。第一個繼續養陰,舌質紅啊,養陰藥裏面不光腦子裏放在養胃陰那裏,還要放在清熱藥,用清熱要來養陰。你用沒用?中醫的間接治療 啊!清熱養陰用什麼呢?第一個是蘆根,第二個是公英。蒲公英用過嗎?為什麼呢?因為這個胃炎,西醫講是幽門螺旋菌感染,它這個菌西醫沒辦法,全靠公英,還 有一個藥就是連翹,這第一部分。第二部分,你必須要制酸。她胃酸多呀,説明估計她還有肥大性胃炎。制酸啊,就要用石頭藥。生牡蠣、生龍骨和海蛤殼。另外一 個呢?你要用柔肝的藥。因為肝和胃是木和土的關係,你土虛了可以健脾,土虛了可以柔肝,對不對?柔肝健脾呀!裏面加柔肝的藥,就用當歸和白芍。但是白芍是 酸的不怕,因為你有三個制酸的藥啊!這幾個思路你可以試一下。中醫治療胃炎效果是很好的。但有一條,她要穩定情緒。估計老奶奶操心多,什麼都要管。要勸 她,這個年齡甭管了,享福了,跟情緒關係很大呀。中醫的意療很起作用,你光開藥不給她做工作,她也操心,這火下不下來呀!對不對?第二個飲食注意了,韭菜 和油炸的東西都不能吃。通過這幾個思路你再試試看,一般來講中醫治療胃炎效果挺好的,比西醫強。

       (3)再者我兒子,你知道啊,他血壓、血糖和心臟都好了,通過吃你開的藥。現在就是過敏體質,他不是現在就有的,十年前就有過一次,吃香菜吃桃子過敏。他 這次好像沒有什麼原因,不知道吃什麼東西過敏,就吃了一個蘋果,一下子就過敏了。過敏之後就手腳心全發癢,腫脹,發熱,再一個就是憋氣,這個嘴脣都紫了, 在臉上也起了那疙瘩,全身也起疙瘩。他平時吃飯還可以,大便不幹就是不順,請問老師怎麼治療?

       像這個過敏呀,很難治,反覆性大。但是過敏,絕對不要想到單純脱敏,一定要扶正!為什麼過敏呢?就是抵抗力下降。你不扶正光抗過敏養血熄風呀,就給他平肝 熄風都不行。要加扶正的藥,扶正的藥就兩個,一個脾,一個腎。像我這個講,手腳心發熱,那就陰虛,健腎呀!你第一步別腦子光想到脱敏,首先要想到扶正,用 知柏地黃湯,扶正啊!這是第一步。第二步,一定要通便,大便不暢,他這個毒排不出去,一定要加潤腸通便的藥,裏面主要有菊花、當歸和草決明。在這個基礎上 再加上和血的藥,再加上脱敏的藥,估計效果會很好,和血脱敏用什麼藥呢?紫草。再加幾個止癢的藥,止癢的藥就四個,蛇牀子、地膚子、萊菔子、葶藶子。這個 思路你可以試試看。過敏潤腸和血加四個子。

       (4)沈老師你好,我有兩個問題。

       一個是舌苔黃膩的病人能不能用滋陰的藥?第二個是臨牀舌診和脈診不符合的情況下,以誰為重?

       這兩個問題,第一個問題舌苔黃膩的病人絕對不能用滋陰藥。因為它痰濕呀,就無形的談,流痰。痰濕的人給滋陰的藥,哪個滋陰的藥都會有影響,當然最受影響的 一個是熟地,一個是玉竹,那滋陰很厲害。所以我一般臨牀不用熟地用生地,滋膩好一點;不用玉竹用黃精,滋陰好一點。但苔膩的一用了以後,陰滋不了,苔更膩 了,影響胃口,你得不償失,所以我論治的時候要告訴你。中醫論治呀,一定要記住以胃氣為本。剛才我講十問裏面,要問胃口啊!把所有的病都放下,先把胃口開 了,然後再滋陰,滋陰的時候要採取和胃醒脾的藥,總算舌苔退了,胃口開了,滋陰藥一上,又不行了,所以滋陰藥裏面不用滋膩的藥,要用不礙胃的藥。裏面還要 加醒脾的藥,比如木香、陳皮、砂仁,要加這一類的藥,裏面你加上兩個。苔膩是個大問題,它肯定影響胃口,所謂廣義的流痰,這是第一個問題。這個情況下,只 要是苔膩,就不着急滋陰,先化舌苔,這我論治的時候要講。虛實夾雜,有陰虛有苔膩又有痰濁,虛實夾雜,怎麼辦?先祛邪,後扶正。祛濕的時候你不用燥藥,不 用燥濕的藥,因為苔膩,黃了,有熱。厚朴、蒼朮都不用;砂仁、木香都不用。用了以後苔也化了,陰也傷了。這先祛邪後扶正,祛邪的時候不傷正,就是不傷陰; 扶正的時候不利邪,要加醒脾的藥。這個裏面不那麼簡單不那麼單純,不是虛就是虛,實就是實,它往往虛實夾雜。所以我論治的時候給你講一大原則。所以你不能 用。第二步用,先開胃口,調舌苔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個問題都不符合,脈也不符合,我一會下午也要講。舌和脈最客觀,最一目瞭然的就是舌。脈,王叔和的《脈經》裏面,他不講了指下難明碼?心中易了,指下 難明。所以脈很複雜。下午給你舉例子,很多脈都弄不清楚,但脈很重要。好多中醫都不號脈了,和病人抽煙聊天。開什麼藥?開藥提成啊!這還是中醫嗎?中醫不 號脈還是中醫嗎?他忘了,中醫號脈這個特點但必須簡化。所以你第二個問題呀,脈、舌、證不符,以舌為主。這裏我講的舍證從舌,古人講舍證從脈,更要舍證從 舌,因為脈還有誤差,舌就不會有誤差,我下午給你講。黃就是黃的,白就是白的,除非你色盲,黃白都分不清,那你何必當中醫啊!下午給你講,它簡單的,簡化 的。這舌很難呀,辨個舌苔,舌伸出來,快的三秒,慢的五秒。要按書上講的就麻煩了,又要看舌苔,又要看舌質,又要看舌體,你忙得過來嗎?讓病人再伸一遍, 病人本來就反感。兩遍看一個丟兩個,還不夠,再讓病人伸出舌苔一遍,你肯定蒙古大夫,你在蒙我。搞不清,所以在三秒以內,要一錘定音。定不了了,這就失誤 了。當然好多老中醫反對我,説一個舌學、舌象,這麼複雜,書上要講好幾篇,教書都講多少學時,你老這幾分鐘就了了。我説:“不影響,中醫講實證的藥有的 是,我這實用。”對不對?你號脈時間長一點沒關係。病人想,哎呀,這個大夫脈學功底很深,號的脈,這個大夫對我很負責,細細的辯脈。誰知道?天知道啊。尤 其當一個禮拜,兩個禮拜過了之後,號這脈,還想着昨天打麻將,自摸的,抽顆煙,忘了,沒有自摸,你儘管想,病人不反感。號三分鐘病人不反感,舌苔就不一 樣。所以必須把實用的,快的這一套告訴你們。好多跟着我抄過方的,對不對?都知道這個竅門嗎!中醫舌診很重要,四診裏面一目瞭然。當然我們必須得實用,簡 化,你不簡化就麻煩了,下午有這部分內容。所以第二個問題舌脈證都不符合,以脈為主,更要以舌為主。有這個舌和脈不符合的,病人一看這脈沉細,講的症狀那 就是心慌、氣短、乏力、無精打采,一看舌苔膩的,好多大夫功夫不深的歸脾湯。心脾兩虛。不信你試試看,苔膩的病人,脈沉細的,疲勞的病人,你一吃歸脾湯越 麻煩,解決不了,倒了胃口。這個時候就不以證不以脈為主,以苔為主,用温膽湯。好多跟我抄過方的都知道,温膽湯一吃,舌苔一退,好多症狀就迎刃而解。這我 給你講,中醫的辨證重要,但辯證的竅門很難,我不保留,對不對?把所有的臨牀體會都告訴你們。你們回去可以試,對不對?因為我這個教學到現在不是一兩年 了,不是一次兩次,我帶的徒弟多了,絕大部分徒弟都反應,用我這套辦法保證療效。不是100%,我要聲明。最孬的大夫也能治好一個病,最好的大夫也治不好 一個病。這次我帶了兩年前十二個弟子,都是高的,都是博士以上,像韓博一樣,跟我學了快三年,原來搞行政管理的,能有療效嗎?把我的《方略輪》都看遍了, 現在療效相當好,都四五十個病人呀!所以我這套不保守,只要你安心得學,真正能學進去了,能保證療效,我不保守。家人都反對我,説:“老沈,你這時交給了 學生,學生忘本反你了怎麼辦?”我説:“放心。”我就碰到過一個,新疆的一個,工農兵大學生,當年帶他學習,期滿,當時就反了。我就給我比劃,到農村看 病,當時農村77年還不富裕啊。一個腹瀉的病人脾虛,我用了黨蔘,他用了人身,當然人蔘比黨蔘效果好,它價格也貴了,到我這裏白唬了。説:“沈老師,你用 的黨蔘不管用,我用的人蔘就管用了。”我説:“好好,小子跟你學。”因為工農兵大學惹不起呀,帶他學習叫“上管改”,要佔領上層領域,要管我們,要改造我 們。你説老師糊塗了,瘋了,你上管改我來教你?那好幾年前,給我帶了三個病人。三個病人,一個低鉀病人,走路拐不了彎,抖擻,低鉀糾正不過來,用了好多藥 不行。二一個就心絞痛,當年心絞痛想的就是活血化瘀,70年代以後補氣活血,對不對?第三個,婦女病,閉經不來。一般人治婦女閉經月經不來就是活血化瘀, 好多時候,膈下逐瘀,弄得活血一打就來。哎呀,當時我為了教育他,我説:“小馬,行。你跟着這個病人連續留一個禮拜,最後留兩個禮拜。我來給你治。”很簡 單,低鉀的病人不用補鉀,苔膩的就用温膽湯。對不對?心絞痛的病人,40多歲,腎虧呀!就調腎的辦法,適當開一兩個活血的藥。對不對?婦科就調內分泌,調 腎。用了二仙湯,裏面很少活血化瘀的藥。都兩個禮拜解決問題了。哎呀!沈老師佩服佩服,能不能再教我一手?我説:“小馬,不可能了。我教了你一手,你上了 天了;教了兩手,你到了月球了,我向你學。”我就碰到這麼一個學生,忘恩負義!但現在關係特別好,碰到難處,哎呀!就跟我了。知道吃虧了。你學的一知半解 就要管我,要佔領上層領域,要改造我,我去教你,我老年痴呆了,到現在還是就把我當神了。謙虛啦。別的學生都是很尊重我,我不怕。另外一個,我還有一個你 們學不了的,教什麼?“臨界”。這個我想教你們,教不了。只能意傳,領會。怎麼教呢?舌苔一伸,你們看是黃的,我看是白的,對不對?你們按熱來治,我按寒 來治。這個裏邊差別大,就差個理解。你們看舌質紅,我看不紅,不需要清熱不需要養陰,這一手我想教你們,但是不是一天兩天的,現在韓博差不多學到了。因為 她比我發展了,昨天給你們講的望診,對不對?臉部這個表情那個反應,那她發展了。可惜我講,我希望學生比我強,一代比一代強,中醫學術就發展了。不是一枝 獨出,萬紫千紅中醫就有力量了。何必內鬨啊!你不服我我不服你沒用,兩敗俱傷,虛心的向別人學。我再有功夫,好多的病人也看不起來,好多問題我要跟我學生 講,學生學。你説,給你講的那個紫草。紫草,對不對?你知道,學校的老工教我的,他皮膚病跟我學了一個月發展了,好多病人用紫草管用。哎!我跟學生學了一 手,不丟臉呀!他比我強我向他學呀!這樣中醫事業才能發展啊!對不對?學潔經常用劉寄奴來治療月經病,這個很好的藥呀!調經活血。我現在學了,我現在開方 子也用劉寄奴,提高療效啊。人得虛懷若谷,打天下,打不贏的,千變萬化。所以我儘可能把我想得,把我有的體會都告訴你們。這臨界就沒辦法了,學潔跟我十多 年了,她現在臨界差不多,對不對?而且脈學也差不多。我的兒媳婦懷孕了,三個月,我一號脈,是男孩。兒子一號脈,不是,老爸錯了,女孩。誰也沒説,那學潔 一號,學潔説:“那肯定是男孩。”。他就傻了眼了,説明你功夫不到,學潔學了十幾年,功夫到了。B超一作,果真是男孩,服了。説:“老爸把這守教我吧。” 我説:“肯定教你。”對不對?我19代,你20代能不教你嗎?教你,但你要體會。因為這個脈學跟舌苔一樣,要熟能生巧,講不清的。是不是?這個月底就要生 了。我也遺憾,70多歲才抱孫子,遲來的愛呀!我們家祖祖輩輩傳到我19代,我兒子跟學潔是20代,這20代就這個男孩,別的都女孩,所以很幸運啊。

       (5)有一個患者,心律不齊,用了好多西藥,一點效都沒有,請問老師有什麼好辦法?

       心律不齊,西醫是沒辦法的。西醫分了好多類。但兩大類,一類是快速型的;一類是緩慢型的。中醫很簡單,快速型的養陰。養陰,裏面主要用麥冬。慢速型的温 陽,裏面主要用鹿角霜。其它的就辯證,兩個主要你抓住了就行,一般有效。另外呢,甭管你快速型的慢速型的,用5個藥。一個三參飲,三參飲裏面的黨蔘改成生 芪。丹蔘、苦蔘,另外加了川芎、石葦。你可以試試看。用黃芪可以不用黨蔘,也可以用,但用黨蔘你注意了,血糖高的病人你不要用。

辯證精確實證(三)

       (5)滯邪:分氣滯、氣逆兩類。氣滯主要是肝氣鬱結。氣逆有三:肺氣上逆、胃氣上逆、肝氣上逆。

       滯邪分兩類:一個氣滯、一個氣逆。氣滯臨牀最多見,實際上就是肝氣鬱結。臨牀辯肝氣鬱結很簡單,就是胸脘脅腹脹滿作痛。這四個部位,胸脘脅腹賬滿作痛,加 上情志異常和脈弦,就能定位肝氣鬱結。也就是滯邪裏面的氣滯。這裏面主要的藥就是柴胡,氣滯離不開柴胡,但氣滯這個關鍵還是要看舌苔。

       我原來在廣安門醫院內科的時候,有個青海的老醫生,他是青海的眼科醫生,就要到了快要60了,知道眼科不行了,手術也做不了了,西醫也快沒戲了,就學中醫 來了。當時我在廣安門醫院內科,跟我進修來了。這個呢,每個禮拜四就是下午,給他們教學門診。平常就自己看病,他就看了一個病人,這個病人40幾歲的女 性,就因和婆媳關係不好,就是典型的胸脘脅腹脹滿,沒痛,就是脹滿脹得很厲害,他一看我講過這肝氣鬱結呀,先用了逍遙散。那麼用了逍遙散肝氣不是逍遙了 嗎?就不脹了、不痛了、不滿了。開了三服藥,吃完以後呢,病人覺得脹得更厲害了,像兩個小罐在兩脅頂着她。他説:“這就麻煩了。”那用什麼呢?改用四逆 散。也疏肝理氣呀,又吃三付,病人嗓子也堵了。這老先生着急了,一看可能藥量不夠,他就把能想到的疏肝理氣藥全都用了,一共用了不是20個藥就是21個 藥,病人吃了,出氣都出不來了。他沒辦法了,三次藥以後,跑到我門診來了。我一看呢,這個人脈也弦,一點不假,他疏忽了舌苔,苔是薄膩的,薄膩呀!這樣的 話,當然厚膩的就不行,他厚膩呢?用疏肝理氣肯定會有效,稍微有點膩,但總的苔是薄的。我就給她開了個補中益氣湯,大吃一驚。我帶實習,進修醫生多 呀,5-6個進修醫生,都特着急,説:“沈老師已經脹得出不了氣了,補中益氣用了那更麻煩了,更出不來了。”我説:“你先彆着急。”一下子給她開了七付。 第三個禮拜自己來了。説:“沈教授,神了,一身輕鬆,一點不脹了。”學生就問我;“什麼道理呀?”我説:“你們都疏忽了,《內徑》至真要大論,《內徑》至 真要大論大家知道,有幾個反治,通因通用,澀因澀用,寒因寒用,熱因熱用。這就是《內經》老祖先教我們的啦。舌苔不膩,她這個脹不是實脹,是虛脹。虛因虛 用啊!虛脹用補中益氣湯一補,澀因澀用,所以氣滯的病,一定要看舌苔,苔膩的那肯定疏肝理氣行,苔薄的或者不膩的或者薄膩的,就要想到不一定實脹,不一定 肝氣鬱結,也可能中氣不足。”氣滯在臨牀上特別多見啊,疏肝理氣是個好辦法。這是滯邪的第一個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個氣逆,有三個臟腑能夠氣逆。

       (1)肺氣上逆:它的主要症狀就是咳喘。治療咳喘一定要問有痰無痰,這個是關鍵。肺繫系統,咳、喘、痰、炎、熱五大症狀,咳嗽、喘、有痰、有炎症、發熱。 關鍵就痰,肺系病你不祛痰效果不好。痰一去,其它咳喘炎熱都迎刃而解。當然祛痰要分清寒熱,這裏很關鍵,分寒熱絕對不是顏色,反覆講,是質量,痰的質。稀 薄的甭管白的黃的,那是肺寒,用温肺的藥;稠粘的甭管是黃的白的是肺熱,要清肺。肺系病,祛痰的名方就是三子養親湯。知道嗎?這個名稱我就不寫了,因為大 家都很有基礎啊。三子養親湯,關鍵的就一個藥。肺寒的用白芥子,肺熱的就不能用白芥子,要改成葶藶子,葶藶子呀。這個我講了肺氣上逆夾着痰,分清寒熱,用 三子養親湯,關鍵一個用白芥子,一個用葶藶子。我不講分量,都10g。特殊的分量,我能告訴你。但是呢,中醫的份量很重要,中醫的專利有三條。

       第一條,就組方。組方的思路這相當重要。比如這上午給大家講了糖尿病,理論用藥是清熱養陰,我們用藥是補氣養陰。這個組方相當重要,是不是?

       第二,它的配伍相當重要。你同樣一個補中益氣湯,對不對?過去上學的時候,57年進大學,就背湯頭,湯頭歌訣背了好多,360幾個湯頭歌訣背得滾瓜爛熟, 正面反面都能熟。畢業了以後,63年畢業了,事情多了,由於結婚以後,腦子想的多了,隨着年齡大,記性不好了,再拿湯頭歌訣你就倒了黴了,三個月畢業以後 湯頭歌訣我全都忘了。比如藿香正氣湯,就記住了藿香正氣大腹蘇,湯頭歌訣的第一句話記住了。藿香沒錯,大腹皮,蘇葉沒錯,後面三句全忘了,你怎麼開方?後 來一看,年齡大了,再説都好多這幫老前輩,年齡大了,你死記湯頭就麻煩了。一個丟三拉四就丟了法;二一個你不知道加減。所以方劑一定要記住他的特點,組方 特點,才能加減,不要死記硬背。你比如補中益氣這個方子,是補氣又升提,對不對?補氣用什麼藥?所有的健脾補氣藥在補中益氣湯都能用,當然它離不開黨蔘、 白朮,是不是?

       第1個組方特點,就是補中,就健脾補中,用補氣藥。

       第2,就是升提。非但補中,而且升提。升提用什麼藥?升麻,柴胡。

       第3,用了氣和血的關係。氣和血的關係,加了當歸,另外血為氣之母,補氣藥加上養血藥,療效就明顯提高。

       第4,往上升了就不能往下降了。不是矛盾了嗎?所以凡是健脾的藥,淡滲的藥,補中益氣湯不用。比如生薏苡仁、雲苓,補中益氣湯就不用。為什麼?矛盾呀!即用柴胡、升麻再升,又用淡滲利水的藥在降,那效果肯定不行。

       第5,它就補而不滯。補而不滯,用了陳皮。你這麼拆開來,5個組方特點,你補中益氣忘不了,而且可靈活加減。

       你比如補中益氣湯治療糖尿病,這是個好藥啊!但你補氣裏面不用黨蔘啊!你把黨蔘改成生黃芪,那就明顯的降血糖啊!藥理就是降血糖呀。補中益氣的當歸養血, 你不用當歸了,用什麼?用生地了。生地也是養血,但生地的藥理明顯的降血糖啊!是不是?你補中益氣湯補而不滯,你不用陳皮了,你倒過來用木香啊!木香的藥 理有明顯的降血糖啊!這樣你補中益氣5個組方特點沒丟,靈活一加,這療效就明顯提高了。你講的按湯頭歌訣來一背,丟一句話,丟了好幾味藥,你也不知道加 減,所以方劑是古人的一個組方特點,告訴你組方樣板,不是死的。你即知道它是樣板,你即和它一樣的,自己組方,可千個百個,這樣板。所以我主張這方劑呀, 只要50個方劑就夠了。50個方劑,中藥是個基礎,方劑這個樣板,給它學它組方特點靈活變化,變化無窮。中藥可是個基礎啊,你中藥不熟,那怎麼開方子呀? 但中藥又難了,我們學過中藥學,功能、主治、歸經。哎呀!給你搞麻煩了!你背的很熟,你不一定臨牀能用,所以我又搞了一個實用的辦法,也是幾個特點。

       比如麻黃能平喘,止喘這是好藥。

       第一,但是它用的蜜麻黃。為什麼?蜜麻黃就把支氣管擴張了,把裏面的分泌物吸收了,不就平喘了嗎?

       第二,麻黃又能退腫,退腫用水麻黃,水制麻黃,對不對?説:“開鬼門潔淨腑”,一宣肺,水排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 第三,麻黃是發汗的重劑,發汗啊!它和桂枝合用發汗就更厲害了,辛温解表,麻黃一發汗,風寒去掉。

       三個記住了,臨牀水腫就想到水麻黃,見到喘就想到蜜麻黃。對不對?見到風寒就用生麻黃,就能用了。你甭管它功能、主治、歸經,都沒用了,跟臨牀直接結合。 但麻黃你要記住一個,它的副作用就是抑制心臟,升高血壓。這樣你就好多病的時候,你比如越婢湯,好多年齡大的用越婢湯,他腫,心臟不好,用了麻黃開鬼門潔 淨腑,但是呢,抑制心臟,對心血管有病的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   治療腎病綜合症,腎病綜合症,古人講用越婢湯或越婢加術湯,效果很好。因為腎病綜合症三個主症。

       第1,浮腫很厲害,尤其面部浮腫。

       第2,血壓升高。對不對?

       第3,尿蛋白,小便就有蛋白尿呀,這三個主症西醫就講就組成了腎病綜合症。

       你用越婢湯或越婢加術湯,腫很快退了,是不是?蛋白也可以消,唯一的問題,血壓高了,血壓更高了。因為麻黃的副作用升高血壓,這個臨牀就要變了,同樣開鬼 門潔淨腑,不用麻黃了,用什麼?用桔梗。靈活變化,桔梗宣肺不會升高血壓,更不會抑制心臟,同樣宣肺,同樣開鬼門,同樣潔淨腑,利尿。所以中藥就這麼來 記,直接對着臨牀。別老跟着功能、主治、性味、歸經,轉了老半天沒用,你還不會用,就直接針對臨牀,這樣學中藥100箇中藥就夠了。所以我講中醫的方劑不 要死背,中醫的基礎要好,和臨牀結合。所以肺氣上逆,咳喘要考慮痰。假如沒有咳喘的痰,我們中醫講,這個就叫腎不納氣。腎不納氣呀!你這個時候治療重點不 在清肺、平肺、降肺,給納氣,納氣平喘,納腎。納腎的關鍵藥就兩個藥,一個是補骨脂,一個是肉蓯蓉。但是北京的藥工告訴我,北京的肉蓯蓉都是假的,肉蓯蓉 沙漠人蔘啊!是好東西啊,所以北京都是假的。你們各地不是假的可用。假如肉蓯蓉不行,用什麼呢?就用川牛膝來代,川牛膝15g,來代替肉蓯蓉。有真的你更 應該用肉蓯蓉。這第一個氣逆,肺氣上逆。

       (2)胃氣上逆:那就是呃逆,打嗝。對吧?呃逆。西醫講的呃逆有兩種:一種是周圍性的,那就在胃;一種是中樞性的,就在大腦。在胃的好治,在大腦的可不好 治,都俱危險。中樞性的呃逆呀,弄不好橫膈不動了,病人就窒息了。胃性的好治,周圍性的好治。治呃逆,咱們的名方叫旋覆代赭湯、橘皮竹茹湯你們試試,治療 胃的呃逆效果也不好,對不對?中樞性的呃逆更不行,止不住。這個時候用什麼藥呢?第一個就生的赭石。赭石有兩種:一個是生的,一個是制的。這個時候一定要 用生赭石。第二個要用什麼呢?用灶心土,灶心土啊!中醫很能保護啊!説灶心土病人吃了一把土,心裏打鼓,哎!説的巧妙,中醫起名叫伏龍肝,好,給我吃龍肝 了,伏在龍上的肝,心裏作用也挺高興,這味藥好,其實就是一把土。這個中醫保護很厲害呀!就好多蟲類藥,當然中醫用蟲類要分歧很大,我們家裏頭比如説治痛 經,可能韓博給你們講了,原來用蟲類有,止痛效果相當好。它用什麼呢?用蠶砂、兩頭尖、五靈脂。這對各種疼痛尤其痛經效果相當好。當你説蠶砂病人還不知 道,你説了兩頭尖,就老鼠屎,處方寫老鼠屎,那病人絕對噁心,儘可能痛我也不吃屎,對不對?這兩頭尖我現在基本上不用了。為什麼?耗子傳播好多病,它屎是 個糞便排出物,但是蠶砂和五靈脂,完全可以用,蠶沒有什麼多大問題呀,我估計蝙蝠也不會有多大問題,但你用這種藥一定要包煎。不包了,你不包一煮化開了, 病人就算保護了,他喝的也是糞湯,所以一定要包煎,這兩個藥止痛效果特別好。中醫的保護作用很多,蚯蚓叫地龍,其實還是蚯蚓,一叫地龍病人很高興,又龍肝 又地龍,這個病肯定好。這個講的胃氣上逆的呃逆,用伏龍肝和生赭石。腦性的,中樞性的很危險,這個用橘皮竹茹湯、旋覆代赭湯更不行。腦性的用什麼藥呢?第 一靈磁石,磁石就是吸鐵石。這個我看過的病都用30g,像伏龍肝也30g,靈磁石也30g。第二腦性的就用膽南星10g。這是第二個氣逆。

       (3)肝氣上逆:肝氣上逆的表現就是眩暈。治療肝氣鬱結,就用中醫的升降理論,一升一降。升藥用量少,用5g;降藥用量大,用15g。它配這個升藥,就是 川芎和川牛膝。也就川芎用5g,川牛膝用15g。這裏講的滯證,一個氣滯,一個氣逆,這在臨牀上非常多見。

       學生提問。

       (1)那個,我們濮陽,沈老師去了2次。其中有好多糖尿病,尤其是一例典型的患者,70多歲的女性,糖尿病,在醫院住院怎麼調都調不好,她有高血壓,冠心 病,還有糖尿病。西醫打胰島素也降不下來。這次沈老師去了以後,吃了56付湯藥,從去年8月份一直到現在一片西藥都沒有吃,胰島素也不打了,什麼藥都不吃 了,糖尿病全好了,你們相信嗎?

       想到糖尿病,有個新思路。我上次講了10個常見病的創新治療,你可能有的人聽了有的人沒聽。創新在哪呢?糖尿病中醫叫消渴,上消、中消、下消,陰虛燥熱, 是不是?要養陰清熱。上中下三焦。現在變了,尤其是二型糖尿病,不是陰虛是氣虛。它為什麼呢?多飲、多食、多尿不明顯,表現有心慌、氣短、疲勞,中醫講這 病氣虛呀!證變了你法也要變呀!證變了氣虛了,你養陰管用嗎?所以導致糖尿病的重點轉到補氣來,補氣呀!有條件的用人蔘、西洋參;沒有條件的用黃芪、太子 參,但絕對不用黨蔘。黨蔘能升高血糖,能補氣。以補氣為主配合養陰和清熱,這個療效就大不一樣!不信你回去,碰到糖尿病的病人可以用。不怕她打胰島素,不 怕她吃什麼藥。但胰島素口服藥慢慢減,先減晚上的,再減中午的,最後減早晨的。胰島素也這樣,慢慢減。一般不是100%,一般療效很明顯。裏面還要用兩個 特殊的藥,一個就是仙鶴草,一個就是白扁豆。你們在基層,棉花根就更好,量可大,用到30-60克都沒問題。

       (2)一個病人,手發抖,西醫診斷為帕金森綜合症,用了好多藥也不好,現在病情發展,兩個手都發抖,平時大便乾結,請問老師有什麼好的治療辦法?

       手抖有兩個原因,一個在腦子,特別是老年,腦萎縮;第二個就是缺鉀。腦萎縮裏面加活血的藥,祛痰活血,就是我講的痰迷心竅;缺鉀的病人就要調腎,用杞菊地 黃湯。帕金森綜合症,病在腦子,祛痰活血,重點就是膽南星、天竺黃、和丹蔘。其它的你就辯證,這不好治呀,西醫一點辦法都沒有,西醫假如有辦法,鄧大人也 用不着走了,它沒辦法了。腦萎縮的一種,它萎縮在小腦,小腦有個部位出麻煩了。低血鉀用杞菊地黃湯,調腎的陰陽。另外食物裏面給他配合,你補鉀他不一定吸 收,你給他土豆、香蕉、柑橘,這個鉀都很豐富呀。昨天反覆提醒你們,中醫治療不要單打一的藥療,還要配合意料、食療、體療。綜合治療能明顯的提高療效。

       (3)老師我有一個問題,我有一個病人,非常有趣,她這個月經只要是着涼,就肯定能來,她平時有很長時間不來月經,她就凍一凍,或用冷水泡泡腳,月經就來了,另外這個患者有卵巢囊腫。

       這個現象什麼意思呢?是血熱呀。涼的時候血就下來了,她月經不就來了嗎,所以這個情況下你要加清熱養陰的藥,用知柏地黃湯。她的卵巢你就要加兩個藥,加引 經藥,一個是雞血藤,一個是伸筋草,雞血藤和伸筋草 把藥力就引到卵巢裏,絕對不受西醫影響,卵巢囊腫就用活血化瘀,還是辯證,這是第一條。第二條呢,你卵巢囊腫要加消卵巢的藥,消卵巢的藥像她這個熱的病人 呢,你還配上浙貝和夏枯草。涼了月經就好了,對不對?説明她有熱呀!還可以加點蒲公英。中醫治療卵巢囊腫有優勢呀!好多的卵巢囊腫的患者,西醫説:“沒發 生小孩了”,結果都治好了懷孕了。

       (4)多發性硬化的患者,舌苔膩,伴有心律失常,怎麼治療這個心律失常?

         你首先看舌苔,苔膩的用温膽湯。温膽湯裏面我給你講了這幾個藥,川芎、石葦、生黃芪、丹蔘、苦蔘,還可以加黃連、羌活。一般心律失常很少加羌活,羌活、獨活,用羌活熄風呀!

       (5)請問沈老師這個多囊卵巢能不能治?

         能治,這個病西醫沒辦法,吃中藥的需要3個月。

       (6)沈老師,一個患者得二度宮頸糜爛,做完利普刀後,取病理化驗,説是非典型性鱗狀上皮增生,需要定期複查,以防癌變,現階段得怎麼治療防止復發?

       昨天韓博沒給你們講帶下嗎?講了嗎婦科?給你們講了嗎帶下嗎?中醫治療帶下一定要分清虛實,估計這個病人還是病毒。所以你分清虛實,主要看舌苔,這個患者 舌質淡,肯定是虛證。虛的就調腎,用杞菊地黃湯。明天我給你們講論治巧配。她在帶下里面加三個子,蛇牀子、地膚子、菟絲子加三個子。而且它方法呢,煮兩回 喝,再煮一回坐浴,坐浴15分鐘。

       (7)沈老師,一個患者得過心肌病,這次冠心病好了後去游泳,後來發現血小板減低,這個情況下怎麼治療?

       你不管病人有幾個病,3個病,甚至5個病都不怕,首先中醫的辨證。糖尿病、高血壓、冠心病都屬於內傷雜病。剛才我説了,內傷雜病要分清虛實,分虛實的指標 是看舌苔。苔膩的韓博給你講了痰瘀同治,用温膽湯加丹蔘;苔薄的調腎,調腎陰陽,用杞菊地黃湯。然後在辯證的基礎上加藥,加藥理能降壓的,能降糖的,能擴 張冠狀動脈的,有一個加一個,這不就解決大問題了嗎?你不要光想到病,想到病,西醫診斷得很明白,但它治療無能為力。高血壓的病人,中氣下陷,用補中益氣 湯血壓降下來了,你都用平肝熄風的藥,中氣更下去了,就怕血壓下不來,病人還麻煩了。這裏的關鍵不能不用藥理,關鍵第一位是辯證,第二位在於藥理。

       (8)老師,請問膽結石有什麼治療辦法?

       你問我病,我只能講首先辯證。膽結石有苔膩的,也有苔不膩的;有痛的,也有不痛的。你回去首先辯證,根據我這兩套,辯證用排石的藥。膽結石主要就用金錢草 30g,在辨證的基礎上加30g的金錢草;還有就是茵陳,15g後下的茵陳,先辯證後加藥性。膽結石好排,因為膽管比較粗;腎結石不好排,因為輸尿管只有 一個釐米。腎結石大於一個釐米就不好排了,但是有矛盾,碎石以後石頭排出來了,但腎虧了。強力超聲打在腎上,他受得了嗎?

       (9)沈老師,我有個姑姑,她得了神經纖維瘤,她用了你的温膽湯,她原先不想吃飯,給她開胃口,後來她能吃了,慢慢的瘤子也就消掉了。但是我姑父給她用外 用的中藥敷在瘤上,如乳香、沒藥等,姑姑她感覺非常好。現在天冷了,不敢用了。用了她咳嗽,怕風。是給她改一下,還是加點什麼藥?

       纖維瘤也是個良性瘤,腫瘤我後天給你們講,兩個原則。第一先開胃口,你這個做的對,胃口開了;第二個絕對不要抗癌,越抗癌越苦寒,胃口就傷了。要調腎,增加她的抵抗力。

       腫瘤西醫治療有三個辦法。

       第一手術,可惜診斷水平太低,發現的病人都是晚期,早期發現很少,手術機會喪失了,還要手術,那就傷正,它拿不淨啊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個就是化療,化療那危害更大。

      第三個就是烤電。

      這三下子。腫瘤病人甚至把瘤子都消沒了,病人死亡了。

       79年我搞腫瘤和西醫專家有個爭論,中醫帶瘤生存你説無效,你治死了你説顯效,那不行而上學嗎?病人為什麼找中醫?就想多活呢。為什麼不找你呀?死得快 呀!北京樂壇醫院,不信你問問?我問過他們,你們腫瘤病人10個裏面能好幾個?因為比較熟啊,説:“沈教授我們老師和你講,十個裏最多好四個,往蒙上説好 六個。”我説:“你們不是醫生,要改一個字。”沈教授改什麼?你不是醫生,大多數人都死了,你是醫生嗎?你只能改成醫死。找中醫看病,10個裏面不能全 活,至少活個7-8個沒問題,腫瘤照樣長,病人活的時間長。人家病人不想死亡早啊!就想活得長啊!對不對?到你這裏就卸機器哪個地方有就哪個地方卸,卸完 後又化療,你不麻煩嗎?這幾年,他們長進了,也搞提高免疫,增加免疫了,對不對?干擾素、白介素、轉移因子。可惜你不相信中醫呀!中醫的免疫又省錢,又給 你有效,他相信嗎?所以第二個原則就是調腎,增加免疫功能。這我後天要講,全科治療時要講腫瘤,怎麼治療,就這個思路。

       (10)沈老師,我再問你一個問題,有一家人家,家裏有六個孩子,四個孩子都有軟骨瘤,尤以12歲的那個最重,她的小胳膊腫的像頭那麼大,小孩身上有好幾個,好多地方都能摸到。我聽他們説,到上海手術了,手術以後,已經侵犯了,小孩情況不好,現在怎麼治療?

       軟骨瘤是成骨瘤的一種,是惡性腫瘤中最惡性的瘤。聽明白了沒有?越年輕越死得快,因為年輕人他細胞分裂快呀,轉移復發就快,中醫就用這個辦法,調腎,增加免疫功能。

辯證精確(實證四)血瘀

       判斷淤血有3個指標:局部血結症,全身血滯症,離經血溢症。淤血有6個證類,5個定位。

       上世紀70年代,由於西學中同仁的努力,把血瘀證搞的很深很透,好幾個院士成了工程院院士,他也是重視的血瘀起步,作出成績,把中醫的血瘀他就發展了,結 合現代醫學的觀點,把血瘀用活了。他們最早用的就是冠心病。因為冠心病大家知道,冠狀動脈的三個血管堵塞了,是不是?為什麼堵,就是血栓。血栓呢,他們用 活血化瘀,當年取得一定的療效。後來呢?出了問題了,用活血化瘀的藥的病人痛止住了,血管打通了,但是病人心慌,心慌氣短,所以西學中的同志們他們又發展 了,成了補氣活血,重用黃芪。用它以後呢,到了新的世紀,上世紀90年代,他們沒招了,為什麼?90年代的冠心病,他的證候譜發生了重大的變化,社會污 染、競爭激烈、操心太多、飲食不節、雞鴨魚肉吃得多了、糖吃的多了、脂肪吃得多了,淤血少了,苔膩多了,這痰濁的證類升高了,那痰濁你就不該證變了法也要 隨着變。他們變不了,死守着補氣活血,最多加個温通,就不知道祛痰,所以冠心病的療效就明顯下降。好多市場上,治療心病的中藥基本上不是活血化瘀就是補氣 活血,很少祛痰,更少補腎這個療效肯定受影響。有了痰你不祛痰,光活血能提高療效嗎?所以證候證類已經變了,所以韓博為什麼十多年前她就抓住了痰和瘀,已 經變化了,認真研究。十多年了,從碩士、博士到師帶徒,現在自己臨牀幾年,療效非常好嗎!那麼它痰主要的問題就看舌苔,很簡單,一看舌苔膩的話,首先要祛 痰;第二想到痰瘀互結,痰瘀同根,祛痰藥裏面加上活血的化瘀的藥,關鍵就是丹蔘,很簡單,所以療效就提高了,是不是?

       90年我很早去台灣,給誰看病啊?陳立夫。他當年就是得了冠心病腦血栓,生後條件好啊。所以冠心病的舌苔都是膩的呀!但台灣的中醫賺錢本事不大,為什麼? 就從大陸雜誌裏面學的東西。90年雜誌治療冠心病的文章都是補氣活血化瘀,沒有説化痰祛瘀呀!學了以後,結果他們總結了個結論,中醫治療冠心病無效。我 説:“你們胡説八道,你們沒有辯證,當然無效,只要辯證就有效。”另外台灣第二個毛病,所謂的科學中藥。什麼叫科學中藥,把中藥都提取出來,做成沖劑,很 先進,回去把一包顆粒,用水一衝,一喝就行了。你叫科學嗎?科學不了。79年我在鄭州開會,西醫的藥物專家,給咱們抬槓。為什麼?比如一個人參,現在人蔘 的皂甙,已經分離出22種皂甙,因為人蔘的主要的有效成分就是皂甙,就把人蔘一提純皂甙就扔掉了。當年我就問他們,裝糊塗啊!我説:“請問皂甙的含量怎麼 分佈的?”他們不知道我問的目的呀!説:“沈大夫,皂甙最大的分佈就在葉子裏面。”所謂現代的絞股藍。對不對?第二大分佈在參蘆,最小的量就在主根,須含 量比主根還大。我説:“你真會出餿注意呀!中醫兩千多年莖不用了,蘆取消了,主根的補氣力量比須要大多了,你們作何解釋呀?你們就是形而上學了,那麼人蔘 的有效成分就是皂甙,那麼根部就是無效了?”後來他們也很機靈。讓我問得啞口無言,誰都不敢回答,當時我很年輕呀,70年代。結果他們中午吃完飯,下午開 會,改了,不叫有效成分叫活性成分,活性了。扔掉的不一定沒有活性,不一定沒有效,所以所謂的科學中藥,其實療效不可靠。所以第一個你們要是吃我的中藥, 一定得湯劑,熬藥,你不煮藥,療效保證不了。第二,這個藥材飲片一定要買一等品。第一回去呀,他們將信將疑,一看我開了個温膽湯,沒聽説過。沈大夫温膽湯 能治療冠心病?我説:“你沒聽過的事情多了了。”慢慢來,結果陳立夫吃了一個月的湯藥,明顯不同了。第二個月又把我請去了,請去以後呢,説:“神了。”我 腦子堵住了,左辯右辯的不好弄啊!現在行了,我就用温膽湯祛痰,裏面加了水蛭,加丹蔘呀,化瘀呀!你丹蔘不行,對這個有好處啊,腦梗也有好處啊。手腳靈活 了,心也不痛了,神了!這老先生在89年就不提詞了,當時就給我提了把詞,少功先生留念四個字:“仁術濟世”四個字,親筆題字,上面陳立夫,是年95歲。 題完了台灣朋友就着急啊,説“哎呀”!你把這個拿回去,可有罪證啊!你通國民黨的中統特務組織,你必死無疑。我説:“你們真不瞭解現在大陸不搞運動了。” 對不對?90年代,90年搞什麼運動呀?不搞了。另外我肯定拿回去,為什麼?我還有絕招,真撞上槍口判我死刑,我就寫個方子還能救命,估計也死緩。當時給 我講了,你就在台北。當年呀,上午下去台北拍賣行拍賣,因為寫了我的名字了,賣50萬人民幣。帶50萬人民幣多來勁呀,帶個罪證多不來勁呀。我説:“你們 誤解,大陸沒有那麼亂。”就是撞槍口,我也有方子。我寧可拿罪證,也不拿50萬。為什麼?值錢呀,現在到如今為止,他給大陸的中醫題字還不到20個,那都 是70-80歲的老前輩呀。我那麼年輕提一個我就放棄幹嘛?他很佩服啊!我就按中醫得辨證論治,你苔膩的我光給你活血行嗎?祛痰為主,活血化瘀。兩個療效 都很好。當然對水蛭呀,你們別可怕,水蛭在《本草綱目》裏是下品,有毒的。內科大夫用水蛭也非常緊張,破血啊!有毒啊!其實水蛭不盡然。我們做過實驗,先 在動物身上,在人身上觀察。水蛭是雙向的,什麼叫雙向啊?水蛭既能止血又能活血。關鍵兩條,第一條就它的用量;第二條就它的配伍。水蛭用量小,粉劑在3g 以內,湯劑在5g以內,配上和血的藥,比方當歸、丹蔘、白芍,三七,它就止血。我們觀察了159個腦出血的病人,有個成藥叫腦血康,今年很時髦,當年我們 80年代我們研製的。吃完以後,非但不出血,把血止住了,血腫消了,後遺症減少了,就是控制量和配伍。假如大劑量,粉劑用5g,水劑用10g,配上活血的 藥,比如赤芍、紅花、桃仁,那水蛭就破血,破血呀!我們西醫治療心臟病,有個所謂的溶血療法,溶血啊!在三個冠狀動脈堵住了,有血栓,就溶血。它原來使用 肝素,後來發展到尿激酶、鏈激酶。中醫也倒黴,301醫院,解放軍總醫院,在安徽也不是在哪,請了一個所謂的中醫專家,他不懂啊,他在那裏提到什麼男的 “降血隆”,喝尿療法因為傳統的尿激酶呀在尿裏面。哎呀!這次我去會診,臭氣熏天。我説:“解放軍總醫院,你們衞生搞得那麼差。”他説:“主任,不是,

我們將軍都在喝尿。”可笑嗎!早晨起來憋了尿,洗澡洗乾淨了,拿個罈子,瓷壇,前面的不 要,中間接上,後面的不要當場咕咚咕咚一下子就喝下去了。哎呀,幼稚呀!這個尿激酶是提煉的,尿排出來,裏面有好多毒素啊!毒素去掉,提出尿激酶。我説: “那麼幼稚,不提原尿排下去,你何必排尿啊!就不排了不就有尿激酶了嗎?”騙人,打着中醫的旗號,來騙人,後來這個醫生判刑了。一旦人家舉報了,人家將軍 受得了嗎?你讓我每天喝尿,受苦非淺,就是幼稚呀!卻打着中醫的旗號,這是尿激酶。鏈激酶,原來進口的鏈激酶,進口的貴呀,但是溶栓用這兩個藥有絕對的禁 忌症,因為它不是特異性啊,全身的血管都融,最大的危害吃完以後,冠狀動脈肯定會溶,腎小球也溶了,病人尿血。另外受時間限制,24小時,所以很受影響, 不是特效啊!你不信溶栓用水蛭,你試試看,都破血,它就不會有副作用,這是我們中醫很好的一個藥。所以對淤血搞的很熱,從上個世紀70年代一直搞到後來的 90年代,整整20多年,都在血瘀上面轉。隨着證候變了,血瘀少了,我們見過,可能韓博給你們介紹過了,經過260個冠心病人的調查,血瘀的只佔17%, 痰濁的佔63%啊!中醫的特點,證變了法也得變,法不變直接影響着療效,這是一個顛簸不破的真理呀!所以他們啊走到了死衚衕裏面,不會轉。光只是想到了冠 狀動脈3個供血不足,就是淤血,沒有想到痰和瘀的關係,所以我們在上個世紀80年代,我們就提出來,冠心病從痰論治。這個路子我們闖開來了,就用温膽湯, 裏面加丹蔘。當然明天講論治巧配我要給你們講,裏面有好多巧妙的配合,療效明顯提高啊!對不對?第一個就是台灣的醫生不相信,老百姓不相信。我台灣一共去 了5次,每年一次,一個月,第二個月去了,可了不得了,跟着我轉,我寶島轉一圈,走哪轉哪。每個禮拜開方換方,自己拿着一個電磁的鍋,插上電,賓館裏面煎 藥,誠心誠意。那神了,原來不信温膽湯還能治冠心病,現在信了。就問我別的病能治嗎?怎麼都吃温膽湯?我説:“你過頭了。”這有根據,對不對?第一次去還 不行,我都教給你了,你不請我了,對不對?因為不瞭解,兩岸幾十年不瞭解。第四年再把裏面的關鍵教給他了,才告訴他。治冠心病用祛痰的方子,加上苔膩呀! 前幾次去絕對不講,問了老半天。哎呀,知道我愛喝啤酒,每天晚上喝、喝,喝完了也不講。最後,這幾年告訴他,哎呀,一加不就打開局面了嗎?中醫的辨證論治 相當重要。所以70年代到90年代重視瘀。

       中醫的瘀有指標。什麼指標?就這三個。

       (1)局部血結症,就是定處刺痛,拒按腫塊。肝硬化,門脈肝硬化就是腫塊,中醫也叫癥瘕,有人按着痛。冠心病疼痛呀比較劇烈,刺痛或者絞痛。

       (2)全身血滯症,主要症狀就是嘴脣、指甲紫紺,舌紫,脈澀。這個澀呀,等於竹子刮在竹片上,不流暢。舌紫是兩個概念,假如舌頭一伸出來是紫斑,那就是淤 血;全部舌頭都紫,那不但有淤血,而且寒重。在臨牀為什麼整個舌紫的,你光用活血化瘀就不行了,裏邊加温通,温通以後,他紫退了,症狀就緩解了。温通用什 麼藥呢?第一個就是桂枝;二一個就川椒。花椒,四川的花椒,在四川你花椒用10g、20g都沒有問題,30g也沒有問題,人家喜歡嗎!在北方離開四川你可 注意了,只能用1g,不用1g病人不得了。我一生我不愛吃辣椒,根本不吃,花椒麻。好多年以前,到四川成都開會,我就忘了一把。我説:“你千萬別給我放辣 的。”好了,就沒有食品你不給我放花椒。買了一袋方便麪,裏面沒有辣椒。除此之外全部都放辣椒,吃的我舌頭麻,沒法説話,我不適應啊。我説:“我們不是四 川人。”這個花椒温通好藥,一定要用1g,別過了,只因為講果實的子。知道有淤血,還有寒凝,我這告訴你從臨牀出發呀,你不信你試試看,碰到這個,舌頭整 個紫的,用活血化瘀不行,加一個桂枝和川椒,它效果就好了。你一定記住這個血瘀證,這個血塊而且瘀暗。76年周總理去世以後,我在廣安門醫院,我是搞冠心 病的,搞糖尿病的就把我從內科特意調到腫瘤科。當時全國掀起了攻克腫瘤的熱潮。

       (3)離經血溢症,主要症狀就是有出血,血塊瘀暗。有一個患者,自貢的市委書記。76年病人住在病房裏面,他肺癌,唯一的症狀就是咳血不止,茶缸裏面至少 每天兩缸以上,咳血呀!這個主治醫生,下級醫生呀,儘量多給他用止血。什麼辦法?血不更新,涼血止血,温養止血,補氣止血都不行。結果呢,一個禮拜我查 房,我一看血的顏色是瘀暗的,舌下靜脈是迂曲的,我用了桃紅四物湯。當然我和家屬説好了,你癌症病人死馬當活馬醫,已經過了一個月,再不止住血,你肯定是 生命危險,家屬同意。我就大膽,哎呀!下級醫生一看,沈大夫你真行,出那麼大的血量,還活血化瘀行嗎?我説:“我保自己了。”我跟家屬也講明白了,最後一 招了,死了不埋怨我不就完了嗎。死馬不當活馬醫嗎?你等着看死呀!兩付藥以後,血量兩缸變成一缸,不到一個禮拜血止住了,那神不神?不是我神,是中醫的辨 證論治神。我就抓住了離經的血液是淤血,用活血化瘀的藥,咱們叫什麼?祛瘀生新呀!有沒有這個治法?不是我發明的,老祖先教我們的,祛瘀生新。淤血去了, 生新了,血主歸經了,血止住了。當然我裏面還給他加了一個藥,肺癌的咳血呀,有個藥,什麼藥呢?磨成粉,裏面有花蕊石、血餘炭、川貝粉、三七粉,就是這四 個藥磨粉,按1:1:1:1的比例。花蕊石和血餘炭本身就是止血的藥,三七是和血止血。為什麼加川貝呢?肺癌的病人一般都咳血,咳嗽止不住,就這個竅門, 止咳才能止血。這四個藥裝在一號膠囊裏面,就一個膠囊0.3g,一次吃5粒,等於1.5g的粉末,一天兩次到三次。碰到這樣的病人不光是肺癌,就是咳血的 病人你也不妨一試,效果好啊。這個我們醫生窮啊!既不能拿紅包,工資又低,物價又高,怎麼能謀生路啊?記住我的話叫“取之有道”。別想到坑老百姓,這樣的 話會有報應的。“取之有道”,只要有效的藥,你自己開門診或在基層醫院,你商量好,就這四個藥,取個名字,組成別公開,你可以用。而且我再給你變一個方 子,你假如治月經多的病人,子宮肌瘤,囊腫,經血量很多,你就改一個藥,把川貝粉改成茜草,也是1:1,你定個名字。這個粉劑很好弄啊,你弄個粉碎機,裝 膠囊,不就行了嗎!這個利潤就能增加到45%,一塊錢就能賺到四毛五,這國家允許的呀,對不對?這倒北京來一次不容易,我都教會你們這些藥。另外私人診所 也是靠這個,靠控制方子。對不對?你再搞這幾個成藥。我還會告訴你們幾個成藥,第一個便祕,老年人便祕很多呀,便祕呀,大便乾結,説什麼也不行。便祕很痛 苦啊,排不了毒,病人就心煩意亂。十多年前,有個病人叫錢段森,是我們國家的外事專家,國際關係學院院長。錢段森呀,萬事通。周總理出國訪問要和這老人家 談一把,這個國家的元首有哪些嗜好,有哪些忌諱,都在他腦子裏面。就那年得了個什麼病呢?就便祕,高位便祕。灌腸都不行啊,灌不下來,哎呀!就奄奄一息, 躺在病牀上,就住在西市那。我們院長讓我去看病。我一看,灌腸也不行,那怎麼辦呢?就用了我這三個藥。什麼三個藥?當歸,嚴格來講應該是全當歸,白菊花和 草決明。這草決明一定要寫甘草的草,你寫了這個“炒”就沒有作用了,就生的草決明,3:1,前面白菊花和當歸是一份,草決明是三份,可以熬成合劑,熬水, 裝在250ml的輸液瓶裏面,消好毒,上面封口都行。很神啊,原來躺在牀上,3天以後我過去了,就住在院子裏邊呀,大便一通,一身輕鬆,很佩服呀!給我寫 了一手字,叫什麼呢?“學貫中西,妙手回春”。我把這個放在我自己的診所裏面,炫耀自己。炫耀我不是,我是炫耀中醫,搞辯證哪!這個方子你弄好了,對不 對?取之有道。還有一個病,就是老年瘙癢。老年人尤其到了冬天、秋天,瘙癢很難受。三個子,這是我老師呀,四川的名醫葉心清教的三個藥,蛇牀子、葶藶子和 炒蒼耳子。後來我把蒼耳子改了。為什麼?蒼耳子有毒呀!炒了以後你炒不透,中毒了,那也麻煩。中醫一定要擺好關係,安全第一,療效第二。給我老沈這麼講 了,他們光想到療效第一,不管安全了,你出了個問題,病人和你鬧,你怎麼弄啊?這不就醫生別出心裁,貝母餅呀非要給他平喘,一查氣胸了,麻煩了。內科病 人,我63年畢業在北京郊區順義縣,有個老前輩治頭痛,蜈蚣、全蠍都用100條,效果肯定好,我也用啊,後來打死了不用。我治好了99個頭痛,一個頭痛中 毒了那就是個問題。不求有功,但求無過,安全第一,在安全的基礎上再搞療效。我現在告訴大家的藥都是安全的藥。對不對?你比如黃藥子,治腫瘤非常有效,但 黃藥子很有毒呀,要不了兩個禮拜就肝中毒。這樣的藥我絕對不給你介紹。山慈菇能代替黃藥子,但山慈菇也有毒,你把山慈菇用到10g以內就不會有問題,所以 我介紹是安全的藥。第二步,咱們給他有效,所以我就把蒼耳子減了,改了,改成了什麼?改成了地膚子。蛇牀子、地膚子、葶藶子治癢呀!癢在體表,肺主皮毛, 它葶藶子在瀉肺呀!然後治身上癢呀!對不對?蛇牀子本身止癢,地膚子利濕,加上一個瀉肺的藥。你也可以作成粉劑,取個名字,或者作作合劑,取之有道。這血 瘀講了三個指標,血瘀的證類有六個。

       (1)氣滯血瘀。它就是脈沉弦,脹閉刺痛,拒按,腫塊。氣滯血瘀除了化瘀之外,必須理氣。理氣兩個藥,一個就是鬱金,鬱金是動氣中之血,既能理氣又能化 瘀,所以鬱金是首選;第二就枳殼。第一個證類,氣滯血瘀,要理氣化瘀。而且這裏面,不能玩文字遊戲,都為講究的,你看昨天韓博講課我講課,對痰是祛痰,對 瘀是化瘀,都定了位了。好多人不規範,化痰化瘀,化痰活血,我們現在定位就是叫理氣化瘀。

       (2)寒凝血瘀。它就是脈沉遲,拒按,色暗,淤血部位暗,臉暗,對不對?得温稍減,得温就能減,就要祛寒化瘀。它也有兩個主藥的藥。第一個就桂枝;第二個就烏藥。

       (3)熱結淤血。脈沉數,小腹硬痛,神經有反應,神經如狂,這個清熱化瘀。它主要的藥就是竹瀝水,竹子中間煮了,兩頭流下的水;第二個就是全瓜蔞。

       (4)氣虛血瘀。脈細遲,心悸乏力,偏癱和積塊。它的主要的藥就是重用生黃芪。王清任的補陽還五湯裏面就重用生黃芪,可以30-60g,以它為補氣。化瘀的藥就可以用地龍,地龍化瘀。

       (5)陽衰血瘀。脈沉細滯遲,面黑,嘴脣發青,腹大,肚子脹,肢腫,畏寒肢冷,又冷又腫。這個時候的藥,温陽用鹿角霜,化瘀用紅花。

       (6)陰虧血虛。脈細弦數,形瘦瘛瘲引痛(痛的不厲害),目澀。要養陰化瘀。養陰的藥主要是麥冬和蘆根,化瘀的藥就是丹皮。這淤血的六個證類,兼中醫的辨證和用的特殊藥都介紹給你們了。

       淤血有5個定位。哪5個定位?

       (1)淤血阻心。脈細結代,心悸刺痛,精神異常。這好多都是心律失常和冠心病。這裏面主要的要就是蘇木和生山楂。這兩個藥很特殊啊,骨科大夫用蘇木,內科大夫不會用蘇木。

       (2)瘀阻於肝。表現為脅痛痞塊,脅痛和痞塊。這個時候主要的藥就是醋鱉甲和赤芍。醋鱉甲的量要大,用30g的醋鱉甲。

       (3)瘀阻於肺。脅痛,咳血。要用薄荷和我剛才講的花蕊石。

       (4)瘀阻於腹。腫塊拒按,閉經,痛經。這個時候就要用澤蘭和地龍。

       (5)瘀阻四肢。腫滿,肌衄,以至於發紫。它用的特殊藥就是路路通和雞血藤。

       這裏講的是實證裏面的第六個,淤血。瘀血很多見,但現在基本上拿痰濁替代了它。

      
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裏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繫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